隨著蔡英文以817萬票連任,很多人被嚇到否定自己,於是國民黨開始路線之爭,現在連新黨也有對發展的不同爭論。有人說 ,這是政黨運作常遭遇的「理念」與「選舉」的衝突,過去黨外就為此有過大辯論。我則認為,問題的癥結是許多人走不出舊時代的思維,嘴裡雖是「新時代」、「新方向」,走的卻是過時的「反共」路線,所以提出的主張也是舊時代的口號,自欺欺人,故步自封。

如國民黨看到的「新時代」,眼界只有蔡英文高舉「抗中保台」獲勝,看不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途。為了適應民進黨獨大、蔡英文「台灣價值」的「新時代」,像江啟臣就更加強調自己是「本土派」,追隨的青年也都高喊「台灣優先」、「台灣共識」,不但推翻九二共識,還說要遵循民意「和美國跳舞」。至於另一批過去馬英九栽培的「藍青」,則與美國蓬佩奧喊出的「反共不反中」互相唱和,每天高舉「自由中國」、「反紅統」,卻從不見他們挺身對抗民進黨,甚至連馬英九被批鬥也不護航。

如今新黨大概受到這波「新時代」的影響,說是也要走出「新方向」,所以在最近剛落幕的黨慶大會,就宣示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作為兩岸路線。我因已卸去黨主席,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新黨的「新方向」,但我必須誠實地說,這根本就是走歷史回頭路,與我在任時已揭櫫「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有違,我堅決反對。

早年經國先生提「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在兩岸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時期,領導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仍有雄心壯志,以中華民族復興者自居,宣示要與大陸進行救國道路的競爭,而當時兩岸要救的「國」自然都是中國。然而,隨著台灣解嚴後,愈來愈沉淪於內鬥內耗,三民主義早就成了既無實現也沒人理的老八股,如何再拿這個要去「統一中國」?

以民族主義來說,早年兩岸還為了振興中華競爭,搞到今天台灣根本只剩我們一撮人在講振興中華。不僅民進黨去中、反中,中國國民黨難道有把中國的富強視為己任嗎?至於民權主義,很多人批評大陸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但中共採取的「民主協商制」民進黨自己也用,因為這才是真的通過協商凝聚共識。台灣號稱以直接選舉形成「台灣共識」,其實不過就是蔡英文一人的意志,更可怕的是動輒還可以用817萬票壓人,誰還能監督制衡她?至於選舉則根本是金錢、媒體、網軍的遊戲,選上後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像現在說開放就開放美國豬肉,你又能怎樣?

又以民生主義而言,大陸實現人類史上無須經過侵略、殖民而能脫貧的創舉,堪稱對全世界重要的文明貢獻。孫中山先生《實業計畫》中的鐵路、港口等建設,也都在中共領導下一一實現。反之,台灣正是從所謂李登輝「民主化」開始,從亞洲四小龍之首不斷衰敗,我們還要以此去統一對岸?

我們必須承認,當初拿來與大陸比賽「振興中華」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口號,經過幾十年實踐檢驗的結果,證明大陸在不斷與時俱進下,已經走出一條讓中華民族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中國道路。兩岸實應從過去的競爭,改為相互截長補短,尤其當川普強調「美國優先」的美國至上論,更該共同壯大「中國一定強」的國族意識,這才是新時代的我們必須高舉的旗幟。

當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及治國理念,仍是我們遵循的道路,而其中大多已由中共汲取、實現。至於有關民權主義的部分,中共主張先以「一國兩制」保持兩岸不同的政治制度,互相借鑒,則還有什麼必要再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多此一舉?

我想來想去,唯一可能的理由,就是你們缺乏勇氣和決心,所以必須迴避與蔡英文「抗中保台」的路線正面交鋒,幻想在中美「新冷戰」裡還能左右逢源,進而用過時的「反共」口號合理化自己的懦弱。然而,當此變動的關鍵時刻,若不能勇往直前,最後必將辜負反獨促統、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時代使命,而我們又怎能自暴自棄,甚至淪為反華勢力挑起戰禍的共犯?

(作者為新黨榮譽主席)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蔡英文 #新時代 #兩岸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