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8月初起,中美間的軍事對抗有急劇升高之勢。中共正式宣布的軍演已有10場之多。另由唐山海事局公告自8月24日起的演習,至9月30日才結束,期程之長達37天,這是前所未有的。期間,共軍五大軍區除了西部戰區外,其餘戰區都有演習的大動作。雖然對外仍稱是例行演習,但從其軍演規模及發射包括有「航母殺手」之稱的東風-21D及東風-26B兩型導彈看來,足以證明共軍不僅在作犯台的準備,並對美軍是否在大陸犯台時伸出援手,作出探底的動作。

顯然中美衝突的情勢,已引起蔡英文總統對台海安全的危機意識,公開表達擔心「擦槍走火」,呼籲各方需「審慎約束」。她應澳洲智庫之邀作視訊演說時,暗指大陸「違反國際規範,擴大軍力威脅」。此說與美國防部長所稱遙相呼應,認為中共的目標在「重塑國際秩序」,並強硬地表示「抵制北京,五角大廈已作好準備」。

面對美國的回擊,中共外交部給了美國「一個忠告,兩個事實和三個問題」。此一回擊的戰略意涵,在彰顯中共是一個採行防禦性國防政策的國家。不承認對外侵略擴張,並引用兩個事實:其一,中國是派出最多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國家;另則是美國在過去240年的歷史中,只有16年沒有打仗。以證明誰掌霸權,誰才是好戰者?

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百年來中國因國力羸弱,飽受西方列強的欺淩,陷入所謂「次殖民地」的國家,焉有能力重塑國際秩序。但從歷史上看,現存的所謂國際秩序,實為二戰後由美國一手主導建立的國際體制,而形塑的地緣政治權力畫分,其基礎則是所謂的「雅爾達體制」。然其形塑過程,因美、蘇意識形態的衝突,而在戰爭中逐漸形成。

當時美國採行所謂的圍堵政策,防堵共產主義勢力的擴張,遂有韓戰的爆發,「雅爾達體制」亦面臨考驗,亞太形勢的最後定局,則在「八二三炮戰」結束後成形。但美方卻將台灣地位解釋為「不確定」,才產生了複雜的兩岸關係。不但金、馬應否在協防之列,台灣該不該列入第一島鏈亦爭論不休,台灣完全在美國擺佈之下。

當時毛澤東與蔣介石對金門炮戰以「不戰不和,亦戰亦和」的「單打雙不打」默契為終結,其戰略意涵指此戰是「內戰」,不容國際插手;其「單打」顯示內戰仍持續,而兩岸的和平則彰顯在「雙不打」。此戰略安排,即是毛給蔣統治台灣,而又與大陸福建省融在一個中國下。這才是「九二共識」的真實內涵,也是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

蔡英文又稱,不樂見印太地區受威脅,並就統獨問題表態,台灣「有自己的政府」,「不曾接受北京管轄」,但樂與對岸協商,並秉諸「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的原則推動兩岸互動,這與大陸和平統一的原則有相容之處。果能推動此原則避免兩岸戰爭,將是兩岸中國人之福。對話原則,亦符合所謂的「一國兩制」,故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爭取台灣利益,應屬可行。

記得2009年兩岸在台北召開「兩岸關係一甲子」研討會時,大陸官方代表對統一後的國名表態:「就叫中華民國有何不可?」。意即只要統一,大陸願付出政治代價。因此,應將「中華民國」列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美國 #所謂 #台灣 #大陸 #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