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台灣未來總是要強調「台灣主體性」、「台灣自主性」、「2300萬台灣人共同決定台灣前途」,然而,現實的情況是:台灣命運只能在外在環境的限制下,做有限的抉擇。這種感覺,在開放美豬進口上特別明顯,但這只是「古已有之,於今為烈」的一例。事實上,從1949年蔣介石來台就已如此。

1949年,美國眼見蔣介石失去大陸,撤退到台灣,早已對他不滿。美國所擔心者,台灣一垮台,共軍占領台灣,則美國將失去太平洋的一道防線,所以美國有意在國民黨內尋找親美的政治人物,逼迫蔣介石下台。在軍方,他們物色的是孫立人,維吉尼亞軍校畢業;而政界,則是吳國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博士,都是親美思想。

蔣介石特務很多,耳目靈敏,他早已看出這一點。但他毫無辦法,因為撤退到台灣之後,靠著那一些黃金,早晚要坐吃山空。當時台灣的財政收支是年收入只夠支應支出的13%,其餘87%都靠借債。這是不可能長久的,因此他需要美國的支援。

但美國卻不是無條件的。國民政府在12月7日遷到台北,12月15日,美國就召見了大特務鄭介民,讓他回台告訴蔣介石,把陳誠換成吳國楨擔任省主席,美國才會有援助。蔣介石二話不說,次日就把陳誠給換了,讓吳擔任「代理省主席」,條件是:代1個月看看,美援有來就變正式,沒來就休想成為省主席。

可吳國楨不高興了,去跟美國大使館告洋狀。美國一過問,蔣介石立馬宣布吳國楨不僅擔任省主席,還兼保安司令,再兼政務委員,要一個給三個,一次給足美國面子,目的就是要利用他的形象爭取美援。

吳國楨很不給蔣介石面子,上《時代周刊》當封面人物,在三軍會議中指責海軍貪汙。有時行政院長陳誠故意抵制其施政,他就氣得提辭職,還連辭了好幾次。蔣介石胸襟不大,怎能容許此君如此行事呢?但蔣介石不敢貿然讓他辭,他背後有美國,不敢隨便行事,只能在日記中大罵吳國楨「驕橫狂妄」。但蔣介石還是利用耶誕節、過生日等名目,找他們夫婦來和宋美齡一起吃飯,飯後還可以閒聊,政治意圖顯然超過真正的情誼。

美國看準了孫、吳兩人與美國有淵源,能力與學識都很好,打算把蔣介石拉下台,利用孫立人主持軍隊,配合吳國楨主持政務,輿論上再配合製造「台灣地位未定論」、「聯合國託管」、「美國託管」等論述,美國即可控制台灣,使台灣成為美國遏制俄共擴張的海外基地。

然而蔣介石終究牢牢控制著台灣的全局,並利用韓戰成為冷戰體系圍堵防線的一環,獲得美援,確保台灣安全,然後踼開了吳與孫。但蔣介石一直對美國充滿警惕,力圖維持中華民國的自主性。例如八二三炮戰,美國希望蔣介石從金門撤退,他硬是撐住不撤,並拒絕美國使用核子彈的建議,讓「台澎金馬」維繫一個中華民國的法統。(故事太長,詳情請閱《有溫度的台灣史》一書)

蔣介石之所以了不起,乃是在一個軍事、安全、經濟上都必須依賴美國的大時局下,盡力周旋,維持中華民國的「相對自主性」。他的例證恰好說明,中華民國的命運必須在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走鋼索一般,努力維持平衡,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位置。並且,這個平衡的點是不斷變動的,隨著時勢變化,不斷調整戰略傾斜。若是單一倚賴,無論是中國大陸或美國,台灣就會失去命運的自主性。

眼前台灣的問題,無論是美豬或兩岸可能開戰,都是一種單邊傾斜的後果。與大陸強硬對抗,就只能向美國傾斜,徹底成為美國的一顆棋子,那麼對美談判就毫無籌碼。同樣地,若向大陸過度傾斜,美國也可能發動政治攻勢,傾力左右台灣政局,以控制台灣的政治人物,影響台灣的發展。

仔細想想,現在的蔡英文政權,不正是美國當年想控制吳國楨的翻版嗎?而且,完全的聽話,完全不避諱地搖著尾巴,成為一顆棋子。

說台灣命運的「自主性」,到底是不容易的;要維持自主,就要維持平衡,更需要對應兩大強權的智慧與堅忍。現在,平衡都失去了,台灣只剩下「不由自主性」。

(作者為作家)

#美國 #蔣介石 #台灣 #吳國楨 #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