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館長」遭槍擊受傷住院,除了每日開直播講評最新狀況,媒體和網路熱烈報導追捧,各路政治人物爭相探視,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公務再忙也要搶著蹭他,蔡總統更具名送去水果禮盒關心;如此「榮寵」堪稱台灣社會一絕,不僅造成社會大眾不同觀感乃至反感,也再度引發對網紅治國效應的反思與憂心。

平心而論,館長是當今網路世代的典型產物,也堪稱是台灣網路界當紅的佼佼者,他能在五花八門、競爭激烈的網路世界裡脫穎而出,擁有這麼多粉絲支持者;他的直率敢言與草莽粗鄙,三字經、五字經能毫無忌諱地脫口而出;性格強悍,動輒展露肌肉,嗆聲單挑,以及他不時跨界以其直觀與好惡來評論政治時事,都是他引人注目的獨到特色。乃至他能藉此發展其網紅經濟、擴充其健身事業、大做其他延伸生意,這也是他的本事。

政治領袖媚俗更惡化

然而,正所謂風行草偃,上行下效,各種流行世俗之風雖可各自吹拂,百花齊放,但國家上位者與擁有公眾視聽影響力的政治菁英們,卻能導引社會主流吹的是德風或歪風,以及要傳遞何種價值觀給我們的下一代。相較之下,在台灣社會各個領域和基層中,有多少努力奮鬥、奉獻付出的教育、公益、文化界人士,可曾得到如政客們對館長萬分之一的器重或關懷?這難道不是台灣文化的墮落?是非價值的錯亂?

網紅們可以為自己的利益與大眾的迷戀,肆無忌憚地放飛自我、追逐流量,但國家上位者與政治菁英們,卻不能不深刻體認到自己的公眾責任,正確抉擇進退;網紅可以無知,政治領袖卻不能不察,甚至媚俗更形惡化。

但精打細算的政治人物是不可能如此無知的,那為何他們卻總是自甘降格,追蹭網紅?說穿了也是缺乏自信,沒有主體的思考,只能倚靠網紅的操弄,不斷沉溺於人氣等於選票、網民等於支持度的迷霧中,像上了癮般的追逐短期的嗨度。問題是,一般的小政客可以如此,國家的領導人與政治領袖們也可以這樣不負責任、自甘墮落嗎?

網紅政治雖是時勢所趨,但政治網紅化的氾濫與扭曲,卻是必須釐清導正的時弊。且看以下這段:「在暗黑的選舉怪象充斥之際,吾人也看到了一些可喜的現象︰網紅政治的退潮。…某些政治素人依賴網紅政治一夕暴起的故事,激勵了更多政治人物投入虛擬的網路世界,企圖衝高聲量,凝聚同溫層,以便在選舉中攻城掠地,創下個人政治頂峰,於是網紅政治成為顯學,實幹的做事風格則備受忽視,這絕非成熟民主的正常現象。令人欣慰的是,近日有關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一些網紅型政治人物成績墊底,再高的網路聲量也抵不過實體世界民眾的不滿,顯然世道、潮流正在翻轉,這股撥亂反正的民意,若能在選舉中發揮正向力量,將可把台灣帶回民主正軌,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這段話何其熟悉、又多麼讓人哭笑不得!因為這是出自去年9月23日《自由時報》的社論,當時正是蔡英文民調開始超越韓國瑜之時,文中所批者一看便知是指韓國瑜與柯文哲。問題是,網紅政治的流弊應同時適用於朝野各黨,相互警惕,但如今網紅政治可曾退潮?而在民進黨繼續執政,且現在網紅多數與執政黨相互唱和之下,綠媒社論所批判的問題難道就不存在、自動轉彎了?

當心鍵盤治國新風暴

網紅政治的始作俑者即使不是蔡英文,但因此「發揚光大」而克敵致勝者首推蔡總統,當時花了多少心力、動員多少網紅、甚至民進黨還豢養網軍側翼進擊,操弄「反中」與「醜韓」時勢而最後贏得大選,國人記憶猶新。蟬聯執政、嘗到甜頭之後,行政院長蘇貞昌更是卯足全力總動員,大量投入政府資源人力,投入一波又一波的網路社群運動,尤其疫情期間,更不時搭著社群媒體作政策宣導,順便大刷自我存在感。

今年以來,「官方臉書」已成為一股新興勢力,負責PO文的小編們競相以詼諧有趣的語言和網友們互動熱絡,緊接著外交部便發生了「小編超越部長」的爭議,繼網紅治國後,又出現鍵盤治國的新風暴。創意不能混淆政策,手段也不能超越內容,當總統網紅化、閣揆小編化,國家的方向怎能不亂?

#網紅 #政治 #政治人物 #國家 #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