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名統派人士王曉波教授追思會上,馬英九主動談起「課綱微調」的往事。當時馬邀請王擔任召集人,具體負責課綱的修訂,沒想到哪怕只是微調也沒逃過獨派的猛烈反撲,還釀成轟動一時的「反課綱」運動。與此同時,一些統派亦對王曉波頗有微詞,認為課綱未能徹底撥亂反正,王難辭其咎。對此,馬英九終於在多年後承認「這點我確實做得不夠,讓你為難了」。然而,馬英九豈止做得不夠。如今回過頭看,輕易棄守這一思想陣地是馬英九8年執政的最大敗筆之一。

課綱的設計與修訂看似只屬於教育領域的業務技術範疇,實則關乎國家/政權合法性的建構,下決定公民個體認同的行塑,茲事體大,不能不察。獨派大老黃昭堂就曾現身說法中小學國家認同教育的重要性:「自己才接受6年日本教育,就成為日本軍國主義者,甚至還曾發願要去做少年航空兵,與英美決一死戰。」如今資訊固然高度發達與多元,但教科書仍然是學生獲取知識與培育價值觀的最基本途徑。於是,課綱與教材的一字一句便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從李登輝推出「認識台灣」教材開始,獨派就處心積慮瓦解兩蔣時期的中國大一統史觀。陳水扁為了加速推進「文化台獨」,不惜違反課綱十年一修的慣例,提前布局課綱修訂,將文史教科書改得面目全非。獨派主導的課綱淡化兩岸的歷史文化淵源、美化日本殖民統治、醜化國民政府乃至整個中國的形象、販賣「台獨」私貨,荼毒了整整一代台灣青少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國民黨重返執政伊始居然對民進黨炮製的「98課綱」照單全收。

雖然隨後馬政府修訂了「101課綱」,但教材亂象已然叢生。據說直到馬本人看到獨派編撰的教科書後方才大驚失色,下決心對課綱撥亂反正。由於當時課綱已經上路,故馬政府教育部定性此次修訂為「微調」。據召集人王曉波回憶,課綱調整最多的是地理科目,原則是用憲法規定的「一國兩區」糾正獨派堅持的「一邊一國」,具體體現為將「中國第一大島是海南島,我國最高峰是玉山」,改為「第一大島是台灣,我國最高峰是珠穆拉瑪峰,我國台灣地區四面環海」。

正因為否定了「台獨」論述,儘管課綱微調只是小修小補,王曉波和馬英九仍被整個綠營群起而攻之。此時課綱之爭已不再只是一個教育問題,而是上升為攸關國民兩黨核心論述合法性的意識形態硬仗。然而,面對民進黨反課綱的凌厲攻勢,國民黨卻不堪一擊,潰不成軍。用參與過課綱微調的謝大寧教授的話說,國民黨不但喪失了意識形態鬥爭意識,而且對民進黨全面投降,馬英九無所逃其責。諷刺的是,馬英九對此只是輕描淡寫為「為了社會和諧,所以非常審慎,沒有採取蠻橫手段」。

「非常審慎」的後果就是撥亂反正半途而廢,年輕人的國族認同積非成是,連「台灣人就是中國人」這樣的常識也成了許多人眼中的謬論。更嚴重的是,國民黨明明執政8年,卻把話語權拱手相讓。一邊是兩岸交流熱火朝天,另一邊卻是身分對立日益嚴重,一旦台灣政黨輪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成果即刻傾覆,教訓實在深刻。馬英九大權在握時錯過了大刀闊斧重整課綱的機會,如今「108課綱」全面推行赤裸裸的台獨教育,下台後的馬英九即使講一百遍「我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也回天乏術了。

#課綱 #馬英九 #修訂 #獨派 #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