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循環經濟」成為大陸輿論熱門話題,外界都在討論「內循環」是否意味大陸重回閉關鎖國道路。針對外界疑慮,習近平親自出面重申,開放之門絕不會關上,大陸會以更高水平的開放因應反全球化、保護主義的逆流。

如果說大陸高層釋疑還只是「說」的層面,那麼大陸日前舉辦首屆「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服貿會)」,決定在北京設立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驗區,就是在「做」的層面釋放明確訊號:大陸「雙循環經濟」內外缺一不可,絕無可能退回毛時代計畫經濟、閉關鎖國的老路。

受疫情及兩岸關係等影響,台資企業並未大規模參加首屆「服貿會」。尤其「服貿」對台灣來說有一種特殊而微妙的意味,至今仍是一個敏感話題。當年馬政府爭取服貿,就是為了讓具顯著優勢的台灣服務業,比其他各國更早進入大陸市場、搶占先機,但後來的發展無需多言。如今大陸已敞開大門歡迎全球服務業進駐,機會一旦錯過就不會再來。

新冠疫情和中美變局,是驅動大陸提出「雙循環經濟」的兩大重要因素。北京此時重新思考、布局內外兩大循環之間的關係,具有中長期的戰略意義。對任何一個經濟體而言,如何處理現階段國際政經情勢下的「雙循環經濟」,同樣是一大考題,台灣更是如此。

台灣「外循環經濟」遠比「內循環經濟」重要,相信哪個黨派、陣營,都不會否認這個事實。台灣永遠不可能退回到一個自給自足的「內循環」小島,這種「左膠文青式」的烏托邦想像,絕無可能成真。但問題在於,民進黨執政下,台獨一定會對兩岸經貿關係造成干擾和衝擊,特別是目前「網紅政治」、「網軍治國」氛圍太濃,經濟議題被高度政治化,於是浮現出兩種迷思:

第一種迷思是「大陸經濟施壓無用論」。這種邏輯在於,台灣有強大「內循環」支撐,即便對陸「外循環」因政治問題生變,台灣經濟撐得住、損失也不多。代表觀點有「ECFA終止對台灣最多5%影響」、再如「停止陸客自由行對台灣毫髮無傷」等。的確,今年上半年,台灣在疫情和兩岸緊張的逆境下,交出亮眼的經濟成績單,這歸功於兩岸貿易的不降反增,絕對不是「內循環」的功效。

不過,民眾未必直接感受到「外循環」的存在,看到的是「三倍券」被一搶而空、花花綠綠的文旅補貼、夜市人潮等盛況。其實,這和民進黨擅長的「煙火經濟」有關,政府以建設巨蛋、文化中心、景觀步道等為名義「營造幸福感」,似乎就構成「政績」的全部。民眾看一場煙火秀、聽一場演唱會後當然很開心,卻未見到背後的債務危機,也淡忘了政府調節經濟分配的應有責任。可見,基於「煙火經濟」的「內循環」其實不堪一擊。

第二種迷思是「親美遠陸動態平衡論」。這種邏輯在於,台灣「外循環」是可選擇、可轉換的,只要外貿重心向美、歐或「新南向」國家傾斜,台灣就可以一步步穩妥地擺脫對大陸經濟依賴,從而實現經濟上的獨立自主。上述觀點更多見諸台灣菁英乃至決策層,某種程度上已經變成蔡政府對外經濟布局的一環。

這個理論從表面上、邏輯上都說得通,但最大問題就是和現實脫節。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政府決定開放美豬進口之後,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都必須要面對美國最大豬肉生產加工商「史密斯菲爾德」被陸企全資收購的現實。蔡政府圍堵愛奇藝、淘寶,卻要迎接「陸資美豬」大搖大擺進入台灣市場。這再次說明,台灣如果陷入政治窠臼,試圖搞「去中國化的外循環」,最終只會陷入「死循環」。

大陸和美國對台灣經濟都非常重要,中美對抗激化情勢下,台灣應有自己的經濟戰略。面對大陸,應以「維持現狀」的精神處理兩岸經貿議題,不要動輒以「國安」之名干擾兩岸經貿,面對美國,也要不卑不亢,守住台灣核心利益。

台灣既要維持對陸經貿依賴高達4成的「大循環」,也要開拓對美在高端價值鏈上的「小循環」,「中美雙循環」戰略才是兼顧理想和現實、平衡對陸與對美的最佳選擇。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