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考試院長黃榮村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指出,未來廢或不廢除考試院,是由立法院發動修憲、全民複決,將由全民意志決定,考試院會提出利弊分析,但不會有特別主張;黃榮村並強調,就算廢除考試院,國家考試等考訓用業務仍有存在必要,因此必須「人隨業務轉」,如果業務移轉到行政院等用人機關,也應該要有獨立的考試委員會等單位,且應建立「監督與平衡」的機制。

長期以來,社會各界一直有改革或甚至廢除考、監兩院的聲浪出現;除此之外,解嚴後,政府過去所推動的7次憲改過程中,考、監兩院制度也曾是朝野政黨在修憲時,最常討論的修憲焦點。然而,皆因為考量修憲工程太大,或是維持「五權憲法」等敏感理由,最後得以維持考試院與監察院的原貌。

當前考、監兩院的主要問題並不在組織是否完全廢除,而是未來我國的中央政府制度,是否真要走向「三權分立」體制;抑或在現行五院架構下,如何發揮考、監兩院的公正功能;或者是去除考、監委員在行使職權時,有不獨立的爭議現象。

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部分考試委員的政黨意識形態太濃,在擔任典試委員長時,就曾堅持以閩南語方式命題,並將當時陳水扁總統在台聯黨慶的演講稿作為國家考題內容之一;甚至還有考試委員違反行政中立,公開替政黨候選人助選等情事發生。

然而,上述嚴重傷害考試院公正形象的事件,雖曾遭到輿論的批評,但部分考試委員仍然我行我素,主要原因,就是我國現行法制對這些受任期保障的考試委員,並無任何有效的監督機制。

雖然黃榮村公開表示,未來無論修憲的結果為何,他都會賡續地推動考試院業務,維持考試權獨立與考試公平性,不會有一絲折扣。上述言論,看似中肯,但仍無法徹底解決考試院的深層問題,即我國的考試委員甚或監察委員,一直都缺乏有效的監督或退場機制。

未來最有效的制衡及監督機制,應是透過修憲或修法程序,並參考歐美先進民主國家的國會制度,重新賦予我國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除具有「同意權」外,亦應擁有類似「彈劾」或「罷免」考試委員的權力,這才是未來解決考試院定位及存廢的根本之道。

(作者為宏國德霖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考試院 #修憲 #考試委員 #未來 #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