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共產黨則自始至終與蔣氏即係互相利用。中山艦事變時,蔣氏幾已公開反共,而共產黨和俄顧問卻一再忍讓。因他們那時如公開反蔣,則共產國際在中國便無可利用的人,而蔣反可挾「右派」以自重,頓時成為中國的反共英雄。在共產黨看來,蔣氏四面皆敵,到共產黨發展至相當程度,不愁蔣不就範。共產黨之所以公開反對北伐,其主要原因似亦在此。而蔣則利用共產國際的支持,虛與委蛇,以取得國民黨內的實際黨權和軍權。故蔣、共雙方自中山艦事變後,鬥法已久。今番北伐軍進展勢如破竹,席捲全國之勢已成,一旦天下大定,蔣氏軍權在握,其個人獨裁,將為必然的後果。因此在我軍擊潰吳、孫主力,取得基本勝利之後,此種顧慮,遂氾濫於國共兩黨之內。國民黨方面領袖想在革命軍事尚未完成勝利之前,從速提高黨權,以免蔣氏獨裁。而共產黨方面,卻利用國民黨領袖原有的反蔣情緒,推波助瀾,發動一大規模反蔣運動,以收漁利。以故十一月中旬,廣州乃有所謂「海內外黨部聯席會議」的產生。一面發動迎汪之議,想使汪重立黨政而抑蔣,另一面則想修改總司令部組織法,以削減總司令兼管革命軍克復地區民、財兩政的大權。

由於軍事和黨政上這兩大暗礁的逐漸暴露,到民國十五年底,反蔣運動已有山雨欲來之勢。至所謂「遷都」問題發生,這一運動便正式爆發了。

順流而下 底定東南

當武漢方面反蔣運動尚在繼續醞釀之中,我國民革命軍東下滬杭的戰事便已開始。我方肅清東南的戰略是分兩期執行的。第一期以東路軍單獨向浙江發動攻勢,以便將敵軍主力吸引到滬、杭、寧三角地帶。待戰事進展到相當程度時,我軍便發動第二期攻勢,使江左、江右兩軍同時齊頭並進,以雷霆萬鈞之力,一舉而截斷滬寧、津浦兩線的交通,佔領南京,如是,江南之敵便成甕中之鱉了。

惟敵軍此時也在通盤調整,重新部署。孫傳芳自江西敗退,便已感覺到獨力難支,不得已乃決定向奉方輸誠乞援,並親往天津謁見張作霖,且行跪拜之禮,更和張學良結八拜之交,認張作霖為義父。張也捐棄孫氏昔日反奉的前嫌,予孫軍以補充接濟,使孫氏能重整旗鼓,捲土重來。張、孫兩氏復決定聯合組織「安國軍」,張作霖任總司令,以孫傳芳和直魯軍總司令張宗昌分任副總司令。且擬疏通敗往河南的吳佩孚,作北洋軍閥的大聯合,以與革命軍相對抗。孫氏南旋後,遂將蘇、皖北部讓予直魯軍駐防。自率其精銳在滬、杭一帶,和我東路軍的主力相鏖戰。奉軍和直魯軍則僕僕於津浦線上,準備渡過長江,南下增援。

不過,浙江戰事剛開始,孫軍便已處於不利地位。先是,當江西戰事正在緊張階段,敵方浙江省長夏超突於十月十六日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軍長之職,並親率浙省保安隊八營,向上海進攻。雖終以眾寡不敵,為孫軍所敗,夏氏藏匿鄉間民房,被捕殉職。然東南人士的反孫情緒,初未稍減。孫傳芳為收拾東南人心,乃調原駐徐州的浙軍陳儀第一師和周鳳岐第三師回浙。惟斯時浙軍已暗中和革命軍通聲氣,到了孫傳芳自江西全部潰退,周鳳岐遂於十二月中旬在衢州防次宣布就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六軍軍長之職。陳儀則因事洩,在杭州被拘,其原駐紹興、寧波一帶的部隊,也正式受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軍,沿錢塘江南岸布防,和在杭孫軍夾江對峙。據守富陽一帶的二十六軍一部,也和十九軍聯成一線對抗錢塘江北岸的孫軍。所以在我東路戰事尚未發動之前,孫傳芳已喪失浙江將半了。

完成第一期作戰

民國十六年一月中旬,我東路軍──前敵總指揮所部,由佔領江西各軍抽調組成,集中完畢,遂在白崇禧指揮之下,自遂安、蘭谿、湯溪向浙江出擊。是時,我第十九、第二十六兩軍曾小有挫折。旋與東路軍前敵總指揮所部主力會合,向敵反攻,遂次第肅清浙南,二月十八日我軍乃進佔杭州。斯時,我東路何應欽部也自福建趕來增援。何部自民國十五年秋入閩以後,未遇激烈抵抗,實力毫無損失,至是全師入浙和白崇禧會合。白氏親率東路軍第一、二、三縱隊東攻淞滬;何氏則率第四、五、六縱隊北上長興,進攻鎮江。

東路戰事發展至此,我軍已獲決定性勝利。北軍為確保滬、寧計,乃兼程南下,向孫傳芳增援。張宗昌本人也於二月二十三日至南京,並於二月二十七日偕孫傳芳至上海布防,擬與我東路軍決戰。張學良也率奉軍到徐州,以為策應。

戰局發展至此,我第一期作戰計畫已順利完成,我江左、江右兩軍乃按原計畫,於二月下旬同時東進。程潛的江右軍自江西循彭澤、馬當之線東進;我則指揮江左軍自鄂東的黃梅、廣濟、羅田,向安徽的宿松、太湖、潛山一帶進迫安慶。敵安徽省長陳調元固早已祕密向我輸誠,渠所部二萬人分駐安慶、蕪湖一帶,我軍一旦東下,陳部便立刻反正,三月四日在蕪湖正式宣布附義,並就任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七軍軍長之職。皖軍王普部也受編為第二十七軍,王受委為軍長。安徽革命元勳柏文蔚收集北軍殘部於鄂皖邊境的英山、霍山一帶,成立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三軍,柏任軍長。皖軍馬祥斌部則受編為獨立第五師,佔領合肥。安徽至此,可說真正是「傳檄而定」。

時敵人後方津浦路既受威脅,滬、寧一帶的直魯軍都不敢戀戰,紛紛後撤。我東路軍白崇禧部第一縱隊遂於三月二十一日進駐上海。三月二十二日東路軍何應欽部第四、六兩縱隊佔領鎮江。三月二十三日,程潛的江右軍佔領南京。殘敵渡江北竄,江南遂悉為我有。北政府海軍的長江艦隊也在楊樹莊等率領之下,背叛北政府,加入革命陣營。整個長江流域,至是均入於革命政府管轄之下了。(待續)

#東路 #孫傳芳 #共產黨 #國民革命軍 #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