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美國的大選年,或是為了選票考量,川普總統對兩岸釋放非常多的訊息與作為,一方面表達對台北的支持,不僅通過或簽署各項友台法案,也派遣高層官員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阿札爾訪問台灣,另方面則告訴北京「美國大老不開心」,不管是涉及中美雙邊關係的經貿、疫情、港版國安法,或是牽涉航行自由的南海軍力展現。

就體系與權力結構觀之,台灣在美中台三邊關係中是最缺乏主動影響力的一方,但卻是最容易受到波及,甚或撕裂的一方,除非台灣能夠同時與兩邊交好,任何的選邊作為都會將台灣推向「外交險境」或「衝突邊緣」。

冷戰時期,兩岸在美蘇對抗結構下的選邊,不僅讓兩岸長期處於漢賊不兩立的零和對抗,也讓台灣因為「自動選擇美國」而兩度陷入遭美國「拋棄」的窘境,一次是1972年尼克森訪問大陸、一次是中美建交。在美中可能出現新冷戰的態勢下,因為兩岸目前的緊張關係,台灣目前似乎又再度陷入「自動選邊」靠向美國的政策困境中,未來再度被美國拋棄的機率當然也無法排除。

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5月上任後,兩岸關係持續滑坡的形勢,導致台灣在美中台三邊關係中「自動選邊」,使台灣只能對美國「叩頭」。衛生署長陳時中於宣布開放進口包括美國萊豬及其內臟、30個月以上的美國牛肉之政策時,便坦白地表示這是犧牲國內經濟換國際政治利益的抉擇。這是因為台灣「選邊」所形成的政策侷限,充分顯示開放美豬、美牛的本質是政治,不是衛生問題。

台灣該如何面對美中當前大秀肌肉的環境氛圍中,創造對自己最有利的形勢,以避免因為「自動選邊」而陷入戰爭或衝突的險境中,這是攸關2300萬人民的重要議題。長遠看來,台灣應該致力於建構一個更平衡的美中台三邊關係才是最符合國家利益的正確選擇。這就是國民黨現任主席江啟臣所說的,只有美中台三方關係平衡,才是符合中華民國最佳利益的支點。

南韓前總統盧武鉉在其任內就曾經嘗試建構一個更等距的美韓中關係,企圖讓南韓成為東北亞的權力平衡中心,雖然不成功;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則曾成功地在其任期前半,建立一個同時與華盛頓及北京保持友好關係的平衡外交,讓南韓能在朝鮮半島依然壟罩在北韓核威脅之下,能夠維護其國家利益,最後是因為北韓的挑釁作為,迫使朴槿惠必須同意引進薩德系統而被迫選邊美國。

當然,建構平衡外交並不是容易的事,不僅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還需要細緻的外交操作,以免因操作不當而讓國家變成裡外不是人的「豬八戒」。其中,「以和代鬥」是核心概念,因為外交是一種「重複性賽局」,相互尊重,建立互信,才能避戰止爭。

戰爭沒有贏家,和平沒有輸家。當前,如何能讓兩岸避免在中美關係滑坡的情況下,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是一個應該超越黨派的重要利益,這是兩岸的官民應該共同致力的目標。換言之,兩岸應該共同致力於改善雙邊關係才是正途。

9月6日,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國民黨全代會中指出,隨著北京與華府對峙升高,台海安全更亮起紅燈。若要逆轉走向戰爭的惡意螺旋,避免冷戰再現。對於如何推動兩岸交往對話,其提出以「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與時俱進的延續兩岸互動,或許是一個可以讓兩岸擺脫目前因為對「九二共識」認知歧異的困境,讓兩岸可以透過改善目前的緊張關係,進而建立一個有助於維持海峽和平的環境。

(作者為前政治大學國關中心副主任)

#台灣 #美國 #兩岸 #選邊 #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