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軍事對峙加劇,兩岸軍力對比失衡,中共武力犯台論甚囂塵上,美國對台「戰略模糊」策略已難有效因應,因而加速向「戰略清晰」調整。但新戰略還在辯論、形成過程中,中共軍機卻已連續兩日以「全空層、多架次」模式,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甚至越過海峽中線,最近距台灣僅166公里,對我空防造成沉重壓力,國防部與外交部舉行臨時記者會,表示已向國際社會通報。

過去1年多來美國不斷傳出「重新評估、界定、釐清」對台安全承諾的呼聲;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柯伯吉指出,對台灣做出更清楚的承諾很有價值,在軍事上尤其重要;外交委員會會長哈斯在《外交事務》季刊發表「美國對台灣支持一定不能模糊」專文。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及美國在台協會分別在華府及台北透過「六項保證」相關文件的解密,高調宣示美國對台政策須作更新,以應對不斷變化的情況。

以中長期角度審視美國

美國政府如公開承諾,大陸武力犯台美國必將派兵協防,將是台灣夢寐以求的國安及外交突破。但問題盤根錯節,涉及東亞地緣政治、美中台三邊關係與國力消長及各自利益、甚至國內政治問題。美國對台灣安全承諾顯然不是一刀切,二選一的問題,川普政府即使改變幾十年來的既定政策,亦不保證能有效穩定台海局勢。

從冷戰結束迄今,美國唯我獨尊的「單極體系」逐漸解體,美中對抗為主軸的「兩極體系」取而代之,1996年的台海危機、2007年民進黨推動「入聯公投」爭議都在美國干預下化解於無形,但在今天台海、南海的軍事、外交角力中,雙方針鋒相對,不相上下,美國不再擁有絕對發言權與主控權。

在兩岸關係中,美國傳統上是穩定的力量,甚至扮演了裁判角色,但川普總統翻轉美中交往接觸策略,不但揚言美中經濟脫鉤,不再依賴中國,並採取系統性全方位對抗政策。這次台海緊張局勢升高,更在於美中交惡,美國處處凸顯對台灣的支持,並以「台灣牌」制衡大陸。另外,川普的策略還夾雜了總統大選的考量,台灣需要冷靜思考川普政府決策的時機與動機。

美國前亞太助理國務卿羅素9日在與台灣的視訊會議中就警告,台灣捲入美中戰略競爭蘊藏風險,川普政府各項挺台作為在美國大選結束後,可能因缺乏政治效益而改變,對川普政府而言,支持台灣大多是對抗北京的策略性手段,台灣應以中長期角度審視美國內部對戰略模糊或清晰的辯論,而非短期的急功近利。

以哈斯等為代表的戰略清晰派認為,由於川普信用不佳,已使各國懷疑美國聲援盟邦及朋友的意願,習近平會輕易地認定美國不會協防台灣,因此美國必須回歸嚇阻手段,最佳方法就是公開宣示戰略清晰政策。白宮應透過總統聲明及附帶「行政命令」,重申「一中」政策,同時明確宣示,台灣一旦遭中共武裝攻擊,美國將會有所回應。聲明也將明示美國不會支持台灣獨立,也不會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強調美國沒有逾越紅線,無意改變現狀。

維持戰略模糊派則認為,明顯文字改變將使中共強硬派立場合法化,認定美國是一個具有敵意的對手,被形塑成為區域穩定破壞者。美中擴大軍力部署容易發生意外,軍事衝突風險上升,戰略清晰可能更造成兵戎相見。

台灣可以運用本身優勢

美國「戰略清晰」可能較符合台灣安全利益,但中共會如何因應?美國是否擁有令人信服的嚇阻力量?國會是否同意授權、民意是否接受可能讓美國捲入世界大戰的安全承諾?在眾多變數中,維持一中政策不變儼然是最大共識,這是台灣不可忽略的政治現實。

美中對抗無法脫離傳統地緣政治的現實主義,美國即使開出安全保證,也絕不會是空白支票。無論「戰略清晰」或「戰略模糊」,台灣須體認,台海安全態勢不會因而改變,中共統一台灣決心也不會軟化,台灣唯有運用本身優勢,提高戰略地位,創造台美與兩岸共同利益,才能確保安全生存。彰顯民主自由價值、具備防衛的能力與決心,並維持與大陸的特殊關係及全球供應鏈不可或缺的角色,才是國家安全之道。

#美國 #台灣 #戰略清晰 #美中 #戰略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