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在台上道貌岸然,撥亂反正;在辦公室裡雲雨巫山、顛鸞倒鳳,讓人嘆為觀止。他的醜聞引起物議,獨獨少了昔日綠營中爭取兩性平權、捍衛女性尊嚴的學者與立委,因政治同志愛而失聲失語,我們啞然失笑。

他們爭取正義的時候,大義凜然;碰到自家人則噤若寒蟬。我們又一次看到偽善嘴臉。環保議題如此,美牛美豬事件也如此,偽善作為一種定理式的存在,我們與其詈罵,不如更深刻地反省這種人類的劣根性,在下次選舉時明確抉擇,否則自己也成了偽善之徒。

偽善往往寄生於更偉大的情操或志業之中,也因為功勳蓋世而被姑息。二次大戰時期,德國納粹熱情於日耳曼復興,首腦人物中不乏博士,會彈鋼琴的很多,然而最大的諷刺在於:當他們把猶太人從集中營送進毒氣室時,他們要猶太音樂家拉小提琴為同胞送行,還在旁優雅地鼓掌。鋼琴家劊子手不因會彈奏貝多芬而高尚。

美國的獨立革命,以捍衛經濟獨立為名,為人的自由而戰。建國成功了,立憲了,名垂青史了,但是領導者的莊園與房舍中仍畜養大批黑奴,這是美國開國元勳最大的偽善,要等到若干年後第16任總統林肯才解放了黑奴。事實上,美國至今還沒有走出族裔不平等的黑影,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還在其中拉扯,我們將再次目睹更多偽善嘴臉。

台灣也有沉重的省籍問題作祟,各種公共政策與倫理議題因顏色而放大或縮小、變態地攻訐或姑息,甚至到了危害自身安危的地步。例如民進黨在野時強力反對燃油燃煤發電,當年做成各縣市反空汙自治條例的首長們現在中央高官掌權了,漠然無聲甚至成為幫兇,難道空汙微粒PM2.5突然無害?無獨有偶,當年要求瘦肉精零檢出,串連全國反美牛、美豬的卻也是同一批人。

當年在高雄重用丁允恭的陳菊市長,現在執掌監察院了,要如何維護官箴、整飭吏治呢?她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在上意未清楚前,誰敢在「有才華」的色狼身上掛鈴鐺?我們只能等著看,等著為台灣的政治正確上顏色,為台灣的髮夾彎量角度。

原以為民主政治能選賢與能,會彰顯普世價值,兩次政黨輪替,走馬燈變成了照妖鏡。第一次的政黨輪替,陳水扁讓我們失望了,好在當時綠營之內有許多人挺身而出,抨擊他貪汙,可惜這些人從此成了政壇孤鳥,明日黃花。

現在政黨第二次輪替,蔡英文連任,民進黨全面執政,台灣景況變好了嗎?綜觀近日的幾個案件,民進黨內集體髮夾彎,反對黨狗吠火車,公民團體瘖啞失聲,正義不彰,福祉下滑,證明了政治是高明的騙術。

人世幾回傷往事?六朝如夢鳥空啼!

偽善萬歲,我們無所逃。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

#偽善 #台灣 #美國 #當年 #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