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闖關東》,描述清末民初山東人離鄉背井前往東北發展的故事,那時我就想著也來闖一趟關東!於是由渤海之濱的大連出發,往長春、瀋陽、哈爾濱出發。

東北

認識的大連朋友,聽說我來到東北,非要我上家裡吃頓飯。飯前他們問:你喝什麼酒?咱們這白酒、啤酒、私釀葡萄酒都有!我回稱自己不會喝酒,「來東北哪能不喝酒?不行不行,得喝得喝!」與朋友的家人第一次見面,卻如同老友般的被款待,滿桌的好菜,他們開心的說:「咱大連的海鮮都是渤海灣裡的,絕對杠杠的!來,試試!」

吃飽喝足,告別友人返回旅館的路上,我發了封簡訊表達謝意,收到的回覆卻是:「你們台灣人平時都這麼客氣嗎?在東北如果把你當朋友就不用說謝謝,不然很見外。」瞧!直性子的東北人多麼率真可愛!

由大連搭乘高鐵前往哈爾濱,五個小時車程途經瀋陽、長春,直奔冰城哈爾濱。隨著緯度越來越北,這一路上窗外都是銀白色的世界,世界彷彿變成了單色的,這是在溫暖南方長大的我們難以想像的畫面,我不禁想起那一闕我最愛的詞:〈沁園春‧雪〉: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今天總算是身歷其境了。

零下20度的哈爾濱,對於連雪都鮮少有機會見識到的台灣人來說,真是冷到骨子裡了!看著寬闊的松花江整個結冰變成民眾的大型滑冰場,手裡握著馬達爾冰棍的我,望著奇景發呆半餉,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啊,截然不同的氣候條件下,有著全然不同的生活內容。深覺慶幸自己壯遊中華的決定,走出去才能看見不同,也才能反思自身的優劣勢。

天府之國 四川

古人云:「少不入蜀」,如今我年過不惑,該是可以去四川走走了。首站重慶,因為地形的關係,道路高高低低的起伏,因此有人說重慶是個「8D魔幻城市」,因為手機地圖只能呈現平面的路況,而重慶連建築、道路都是立體重疊的,我在扭曲的空間中不斷的迷途,真正瞭解到山城的結構複雜。

一首網紅歌曲《成都》,讓我決定要帶另一半去成都的街頭走一走,走到玉林路小酒館的門口,感受成都人的日常。實際來到成都發現整個生活節奏都慢了下來,聽聽戲、掏掏耳朵,中國宜居城市冠軍的成都步調令人輕鬆。

然而走出大城市,可就沒有這麼愜意了,踏上穿越山嶺的小西環線,一路上有高原、有雪山、有冰川,真正感受了一回蜀道之難!由千年前的水利科技奇蹟都江堰開始,深入四姑娘山,途經中國最美鄉村:甲居藏寨,在群山之間感受藏民的生活,在塔公草原這個菩薩喜歡的地方,聽著當地居民描述唐太宗時文成公主許配藏王,途經此地留下釋迦牟尼佛像,從此成為信仰中心。續前行沿著中國最美公路:國道318走,最為險峻的川藏段,卻也是景致最壯麗、最受探險者的喜愛,山道路旁盡是祈福的「瑪尼石堆」(藏語「朵幫」,指堆疊的石頭),還能見到真正五體投地一步一腳印跪拜朝山的信眾。

就這麼轉著山抵達康定。從兒時聽到大,終於有這麼一天,我來到了跑馬溜溜的康定,看著溜溜的雲朵,心裡說不出的奇妙感受,這些年的旅程讓自己一點點的找尋到許多書本、歌曲、電視中的畫面!

路沒有盡頭

無數趟跨夜火車、與陌生人拼車同行、徒步戈壁荒漠、穿越峽谷、攀爬陡峭天梯、零下19度的冰城、炙熱乾燥的沙漠、海拔4500公尺以上的雪山冰川……

大江南北走一回,方知地域之大,風土民情之差異,也才能放下自己侷限的視野,去感受傾聽不同族群的聲音、生活習慣,也藉此激勵自己用更寬廣的心胸看待一切,壯遊中華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學習之旅。

大陸這麼大,還有太多地方還沒走到,我知道,不論是旅行亦或是人生,這段探索都還在持續進行中……(上海幫幫主/台北)

#東北 #大連 #哈爾濱 #四川 #重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