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又有6名菲籍移工因為回國,而被菲律賓入境驗出新冠,並經由IHR窗口告知台灣。由於人數眾多,且都是在台灣長期居留後返國的移工,必須匡列的接觸者當然更多。這些都需要地方衛生局協助尋找隔離場所,衛生局人員負責行動管制,還要求被隔離者或雇主支付隔離場所費用。

保守估計一名接觸者在人力成本之外,最少還要支付5萬元的隔離及檢驗費用。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IHR通知我們一個病例時,我們僅意思意思匡列幾十個病人居家隔離就好了,碰到像櫻花妹那樣較矚目的案子,能隔離到百來個人已經是很給面子了。因為隔離的社會成本是很高的,陳時中部長真應該算算,用一個陰性篩查的結果來換免除14天的居家隔離或居家檢疫有什麼不划算的。

這次6例境內移出病例,都在台灣已經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回國的菲籍移工,在台灣一切安好。一回菲律賓就驗出陽性,這恐怕不能用台灣掩蓋疫情來解釋。如果我們綜合9月14日中國駐菲律賓參贊約見多家菲律賓檢測機構,探討如何提高遠端核酸檢測效率,就可知道問題可能出在菲律賓,中國大陸也已經在懷疑了,而且也有了外交動作。台灣應該是背了黑鍋,但經由IHR反饋回來的資料,也不能完全沒有動作,這就是為什麼指揮中心被罵到臭頭,也不改有限匡列接觸者政策的原因。

台灣除了不得已之外,難道都沒有錯嗎?其實不然,指揮中心錯在不聽專家的建議,對高危族群進行更廣泛的篩查,檯面上的原因是怕篩多了醫療撐不下去。實際上是因為阮囊羞澀,口袋裡根本沒有篩查武器,花了人民9個月的時間,沒有發展,也沒有引進足堪大量篩查的工具。

如果防疫真的如同作戰,檢測就是戰時的情報系統,讓我們知道敵人在哪裡,敵人往哪裡去。如果作戰時把情報系統委外處理,那豈不是任人擺布,又被假情報瞎忙呼。台灣被菲律賓折騰的這6件病例,就是自己送出境的人不先篩查有沒有,反正有委外檢驗,一下就被瞎整了6個。如果當初出境就先驗了陰性,IHR反饋的這些病例就不須太過理會,也不用再多花財力人力匡列113名接觸者,省下的錢與省下的防疫戰力豈是多花一個快篩的錢所能比擬的。

發起任何戰爭之前都必須要有獨立作戰的準備,台灣新冠防疫作戰在一開始就沒出息到不積極發展檢驗,不積極研發疫苗。搞到現在出境檢驗外包給他國,疫苗外包給COVAX,這個仗的後半場會很難打。新冠肺炎是個以社區傳播為主的傳染病,公共衛生實力的保全非常重要。台灣會在出現社區感染爆發之前,被無快篩整垮觀光業,被假情報整垮整個公共衛生,這才是台灣會垮的原因,不在醫療。(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台灣 #菲律賓 #篩查 #IHR #匡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