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16日從華盛頓發出報導說,美計畫對台灣出售7項主要武器系統,包括水雷、巡弋飛彈和無人機等,事實上7項內容還不明確。此時高調宣布,不排除配合國務次卿克拉克訪台擴大宣傳,增大中國大陸的抗議強度。從時間點上分析,明眼人一看就清楚,完全是為了選舉。

外傳美國務院親自操盤,由此可見川普之事急矣!相形之下我們的專家、學者們仰體上意的分析往往傷其個人的學術地位。

最近幾天,美國出動雷根號航母打擊支隊與美國號兩棲攻擊艦等艦機約11000多三軍官兵,在菲律賓海舉行的「勇敢之盾」演習,這是源自於「空海作戰」美軍真正「反介入/反區域拒止」的作戰演習。美軍的戰略是海空主力退至關島至帛琉海面,而退出之前沿由盟國或友邦自力防衛,達到遲滯、消耗共軍攻勢之目的,因此強化台灣防務,構建類似堡壘的構想是正確的。

至於在軍事上制衡北京或是平衡主義都言之超過;而希望台灣在印太戰略扮演重要角色,並不在此,而在需要有走出去的認知和勇氣,固守著防空識別區是永遠無角色扮演的。

在7大項目中最具戰略意義的就是4架「海上衛士」無人機,如運用得當,當可一舉解決70多年來戰區大海域監視能力最大的戰略缺失,雖然我們購置了P-3C海洋巡邏機,但戰區海洋監視與巡邏對空軍而言絕非首要,直到近年敵航母已可能威脅我之側背,500浬外的監視才被重視。這種經改裝的偵察專用型無人機,很多專家聯想到那種斬首的攻擊型無人機,這完全是兩碼事,千萬別說外行話。

當年海軍要殲滅50%來犯敵艦艇那只是一句話,現在提升到70%,因此要買魚叉攻船飛彈,而且要加倍的買彈。這絕非國防部算出來的,這是百分之百的交辦任務,不敢不從。但是未來人員編制(含指揮、管制)與監偵、目標獲得一長串的機制與鏈路都必須一一建立,不是交給海軍自行消化就能解決。

陸軍期盼多年的火箭和新型自走砲,可能都在軍售之列,加上新型主戰車,陸軍這次可以說是大滿貫。剩下的問題就是希望灘岸決戰的構想敵會如期而至,這些重型武器在敵人先期作戰下仍能保持全軍,也仍能及時抵達戰術位置。

新一代「迅擊」(Quickstrike)水雷。此種水雷係空投水雷,多用於快速的攻勢布雷。雖各型飛機可自相當距離外投放,但仍逃不出敵防空武器涵蓋範圍,以目前我空軍現況不可能將寶貴的戰機用於對大陸港口、水道執行布雷任務。

除了前述實際編制需要外,針對各新增裝備的教育、訓練、作戰測評、戰術發展,皆須從寬檢討幹部需求,不可再諱疾忌醫,要大破大立,否則無法建立戰力。(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無人機 #作戰 #台灣 #監視 #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