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台海情勢緊張、美台關係提升,軍購新聞頻頻躍上新聞版面,媒體先後報導了F-16V戰機(2500億元)、大型無人偵察機(176億元)、新型戰車(405億元)、魚叉飛彈(800億元)、F-16性能提升(1400億元)、魚雷(54億元)、教練機(686億元)、反裝甲飛彈(118億元)、野戰防空武器系統(143億元)、營區警監系統二期(128億元)、方陣快砲(101億元)、機動飛彈車(136億元)、第二階段潛艦國造(493億元)、飛彈巡防艦原型艦籌建(245億元)、微型飛彈突擊艇(316億元)等軍購案,總經費估計7647億元,需在未來數年編列預算支應。若加上路透最新報導川普政府「台灣要塞化」計畫,將銷售能夠阻止軍艦與登陸艦接近的智慧水雷、遠程火箭炮系統等新型武器,國防負擔將更沉重。

據中央政府總預算,國防支出編列3668億元,占比16.3%,雖低於社會福利及教科文支出,但採購戰機另編列特別預算290億元,再納入基金預算576億元,廣義國防支出達4534億元,占GDP比、歲出比及單項成長率都是最高,已嚴重排擠經濟發展及教科文支出,勢必得縮減經濟、民生、教育支出。從預算分配來看,我國將從一個追求成長的「福利國家」變成「戰鬥國家」。

新冠疫情雪上加霜,財政部預估今年度稅收將短徵約1200億元,加上紓困特別預算分年舉債,除原先規畫的1738億元舉債外,還需要增加2700億元,今年舉債將超過4438億元,創10年新高,舉債空間僅剩1兆元,恐怕難以因應未來的需要。

走上財政惡化之路的原因很明顯,除新冠疫情外,更主要是陸美關係緊張,民進黨政府依附美國「印太戰略」充當棋子,參加對北京的圍堵,大陸因而提高軍事壓力,台灣必須做好承受大陸第一擊的自我防衛;美國也樂於多賣一些武器給我們。

但是,和美國軍事關係愈緊密,就愈往北京的「紅線」接近,陸方對台的軍事壓力就越高;但兩岸軍事力量差距太大,即使努力發展非對稱作戰能力,對美國協助防衛的需求還是會越來越強烈,也需要採購更多武器,形成軍事支出膨脹、依賴美國、兩岸關係更緊張的惡性循環。

財政債台高築,就會排擠經濟建設、幼兒照顧、老人長照及基礎建設的維護翻新、現代科技的創新、矯正貧富不均所需的社會福利、財政補貼的經費。聯合國2017年控訴美國高度貧富不均之下,有2成美國人淪為窮人,地方政府不能提供乾淨用水和適當衛生設備,導致寄生在十二指腸的鉤蟲再度出現。台灣社會兩極化也越來越明顯,政府若不能投入資源遏止貧窮化趨勢,未來並非不可能出現類似情景。

台灣幾乎所有國防採購都是美國軍售,對GDP沒有什麼貢獻,錢應盡量用在教育、基礎建設與幼兒老人照護與社會福利,不但可提升生產力,還能帶來更高的所得、更好的生活水準和民眾的幸福感;武器裝備若備而不用,仍然會折舊耗損,最後報廢消失﹔若真的使用,就表示國家進入戰爭狀態,不管是否家毀國亡或生靈塗炭,戰火之下社會根本沒有持續發展的機會。有智慧的國家領導人應該懂得躲避戰爭之禍害,將資源投入具有生產性的建設,才能創造幸福社會為國人稱頌;若衍生出戰爭或類戰爭的風險,或直接步向戰爭,就是一個沒有道德、該受譴責的領導人。

我國人均生產在全球排名30名以內;在各種競爭力評比中也有不錯成績;幸福指數排名在30名上下,人身安全更是全球前3名的安全之國。在全球近200個國家或經濟體中,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成就;而這些成果,都是耗費半世紀以上的時間,在先人們發揮智慧避免戰爭、流血流汗累積而來的,任何人不應以輕率的決策將其毀滅,切莫讓國家走上「窮兵黷武」之路,葬送台灣的繁榮和幸福。

一個好的國家領導人,不應該置國家正常發展於不顧,將資源無止盡地投入國防軍事,排擠社會正常發展的需要,否則就是不道德和不適任。

#億元 #國家 #緊張 #6億 #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