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由於北京遲遲未放棄對台用武,中共將在何種情況下出兵攻擊中華民國,一直是兩岸事務的專家們不斷探究的問題。

我國國防部最近在《109年中共軍力報告書》中,列出中共可能武力犯台的七種時機:一、台灣宣布獨立。二、台灣明確朝向獨立。三、台灣內部動盪不安。四、台灣獲得核子武器。五、兩岸和平統一對話延遲。六、外國勢力介入台灣島內事務。七、外國兵力進駐台灣。

坦白說,上述中共對台用武時機的第一種「台灣宣布獨立」,幾乎不可能出現,國民黨一向反對台獨,民進黨執政則不敢宣布台獨。理由無他,八成以上的台灣民眾希望中華民國維持現狀,美國也不會允許台灣宣布獨立。

至於第三種時機「台灣內部動盪不安」也不容易出現。在任何國家,社會動盪的因素多半源於政治或宗教的極端主義。台灣深受儒道文化影響,人民個性溫和,行事中庸,社會不容易產生動亂;況且民主政治在台灣生根已久,人民可以定期用選票更換執政黨。

上述第四種時機是假設台灣獲得核武。中華民國的確早在兩蔣時代即積極發展核武以尋求國防自主,但因美國干預而被迫拆除所有相關研發設備。美國的政策一向是阻止她的「小朋友們」研製核武,以減少核戰爆發的概率,並避免他們擺脫對美國的軍事依賴,目前看不出美國會改變她禁止核武擴散的政策。

共軍武力犯台的第七種時機是「外國兵力進駐台灣」,這是一個敏感而有趣的議題。眾所周知,美國一直派有現役軍官在「美國在台協會」任職,負責兩國軍事交流,該協會新建大樓完成後,又有十餘位美國陸戰隊員進駐,維護新館安全。但,這麼少數的美軍在台灣似乎很難被視為「外國兵力進駐台灣」。無疑地,美軍「大量進駐台灣」的情況,只有當中共將發動或已發動對台攻擊時才有可能發生,這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前述中共犯台時機第二種「台灣明確朝向獨立」、第五種「兩岸和平統一對話延遲」以及第六種「外國勢力介入台灣島內事務」,都有語焉不詳的共同特性。民進黨要在台獨的道路上走多遠才算「明確」呢?拒絕「九二共識」算不算?同樣地,統一的對話要拖延多久才算「延遲」呢?

多年來,民進黨在野時高談台獨,執政時則絕口不提台獨。她打的是擦邊球,她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步完成台獨的建國藍圖。民進黨的台獨政策的確讓中共痛恨,但它目前比較像是會引發戰爭的深層因素而不是立即因素。

中共對台用武的第六種可能時機是「外國勢力介入台灣事務」,所謂的「外國勢力」指的應該就是美國。至於何謂「介入」?美國支持中華民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和重返聯合國、美國官員不斷訪問台北、美國一再出售武器給給台灣,這些顯然都算是介入台灣島內事務,北京也一直為此痛批美國,卻也不以此作為對台用兵的理由!中共在等什麼?

短期內台海爆發戰爭的可能性並不高。北京正忙於重振疫情後的大陸經濟,處理依然棘手的香港問題,應付忽鬆忽緊的中印邊境糾紛,更得專注於美國在經貿和南海問題上的強勢作為。從中共領導人觀點來看,台灣問題可以等,也必須等,共軍此時攻打台灣不是好時機,貿然侵台必然促使美國結合區域內盟友,對中共進行軍事和經貿制裁。

北京了解她必須耐心等待對台發動攻擊的良機,等美國陷入一場像水門案一樣的政治危機。水門案曾導致尼克森被彈劾,漫長的彈劾程序使得尼克森成為跛腳總統,再也無法專心應付越戰,赦免他的福特總統依然擺脫不了水門案的糾纏,美國最後只能坐看北越吞掉南越。

北京更可能在等待美國陷入另一場區域戰爭,例如和伊朗爆發大規模地面戰爭,美國屆時勢將無暇他顧。其實,即使是一場小型但慘烈的戰鬥都可能改變美國的海外用兵。1993年10月,美國特種部隊在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和當地民兵爆發激戰,美軍陣亡18人,受傷73人,被俘1人。美軍屍體隨即被敵人在街上拖行示威,引起美國人民驚恐,迫使柯林頓總統立刻下令從索國撤回美軍。次年盧安達爆發大規模內戰和種族滅絕,柯林頓也不敢派軍介入。

對台灣而言,研究中共何時犯台固然重要,政府高層如何設法避免這場極可能到來的第四次台海危機,顯然更重要。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召集人)

#美國 #台灣 #時機 #對台 #台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