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情勢愈趨嚴峻,兩岸武統之聲啼不住。此處所謂兩岸,一是台灣,一是指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台灣喊武統的,盡是些不知史也無國際觀的假知青,跟著當局搖旗吶喊,略過不論。美國喊武統的,多為國際問題專家且不乏有軍事與情報的背景,須嚴肅看之。

像是美國前參聯會副主席海軍退役上將溫尼菲德(James A. Winnefeld)和前中情局副局長莫雷(Michael Morell),甚至連武統的日期都幫中共算好了─明年1月20日就是中共武統攻擊發起日。他們算定中國會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至今年12月中旬起啟動「紅省行動」,加劇兩岸緊張關係,他們認為,中共將利用大規模軍演掩護對台軍事調動,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接的1月19日到21日間隙裡的3天內,迅速奪取金門、馬祖和澎湖等地。

到目前為止,所謂武統論,不論是美方學者所提,還是台灣網民和所謂軍事專家胡謅的,仍然不脫20世紀前期傳統登陸戰的思維。他們異口同聲地咬定,中共犯台,一定會萬船齊發,千機掩護,搶灘登陸東沙、澎湖或是台灣西部海岸。問題是,互聯網、物聯網時代早已來臨,人工智慧機器人、虛擬實境、無人機、自駕車、量子計算機,諸多高新科技也已普遍為人類所運用,兩岸統一,除了武力鬥爭,別無他途了嗎?

南北越的武統和東西德的和統,或許可供參考。越南統一,是赤裸裸軍事對抗的結果,也是民族主義與帝國主義、清廉與貪瀆政治對抗的結果。越戰20年,越南軍民死傷近200萬,失蹤30餘萬人。美軍死亡人數近6萬,受傷30多萬,代價慘痛。最終,美軍不能勝,撒手撤退。越南統一45年後,搖身一變成了美國印太戰略極力拉攏的夥伴,成了中美貿易衝突下跨國企業的短鏈首選地。世事變化,何其諷刺!

東西德和平統一,表面上是自由民主政治贏過了華沙公約組織的極權獨裁,其實是自由經濟創造的繁榮,喚起了東德以及東歐各國人民潛在的基本人性需求。換言之,和平統一的關鍵,在於哪一方能滿足人民最卑微的基本需求─安居樂業,創造和平的環境與紅利。和平統一,不一定要靠和談來達成。東西德的統一,非關談判,而是斷崖式地水到渠成。當然,統一後的德國在國族整合上費盡心思,耗時甚久。統一,畢竟不是一蹴可及的。

北京當真會如美國「推背圖」所預測地採取武統策略嗎?其實,從李登輝戒急用忍,再到蔡英文否認九二共識,兩岸的情勢已然如此,何需武統?北京若是將兩岸已經簽署的23項協議、包括民進黨最關心的ECFA,進行全面檢視,並基於「對等、尊嚴、互惠」的原則,逐一討論,逐一「暫時中止」,民進黨政府將何以繼續「維持現狀」?

再如,若中美衝突不歇,美國不改霸權思維,台灣堅持仇中親美,中共機艦持續在台海附近海域繞行軍演,一面迫使國軍軍機軍艦不時起飛出航、從旁監視、廣播驅離,疲於奔命,一面迫使台灣持續耗費巨資向美國購進過時的武器裝備,軍購支出越多,產生的排擠效果越強,經年累月,蕞爾台灣,還能支撐多久?

現代戰爭觀,和平與戰爭實為一光譜概念,極端的戰爭與和平,皆不存在。而戰爭與和平的型態也越趨多樣。軍武對戰外,尚有資訊戰、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媒體戰、情報戰,不一而足。很多時候,和平裡夾有戰爭,戰爭裡也有和平。從這角度來看,武統,未必是以軍事力量侵犯台灣,和統,也未必一定要經由談判來達成。從這角度論,武統已然展開,同樣的,和平統一早已上路了!

其實,最希望看到中共武統台灣的,當屬美國。累積二戰以來的經驗,美國鷹派深知,戰爭則是鍛鍊美軍戰力、精進美軍裝備的保證書,軍售則是淘汰老舊軍備,繁榮國內軍火工業產業鏈的必要手段。至於台海爆發戰爭,兩岸中國人死傷多少,在有著強烈種族歧視的美國禿鷹眼裡,不值一顧。

兩岸和戰統獨的天秤,是往和統端傾斜,還是往武統端傾斜?台灣,豈能淪於美國好戰禿鷹的犧牲品?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武統 #台灣 #美國 #統一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