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我們艙內有一副官也在憑窗射擊,但是他槍法欠準,又無戰場經驗,心慌意亂,竟屢射不中。譚延闓說:「你把駁殼槍給我!」說著,便把槍拿過來,瞄準射擊。譚氏少年時喜騎射,今雖年老,工夫仍在。敵人方靠近我船,未及攀登便中彈落水。迎面蜂擁而來之敵,竟被譚氏打得人仰船翻。

激戰至午 奪回炮台

鄰船陳調元隨帶的一連士兵,均用手提機關槍,火力尤猛。敵軍被擊落水,逐浪浮沉,恍似浮鷗。也有敵軍自己慌亂,致舟失平衡而闔船翻溺江中的。一時槍聲劈啪,水花四濺;時值長江水漲季節,風摧浪捲,嘶號呼救之聲,慘不忍聞。雙方鏖戰二十分鐘,敵船百數十艘,有的折回北岸,有的順流竄至南岸,而沉沒水中的,也不下數十隻之多。煙消霧散之後,船上恢復平靜,一場激烈的水戰才告結束。計此役敵人死的約二三百人,傷者倍之。我船上也有數人受傷,惟尚無死亡。

為顧慮敵人用大炮轟擊,陳調元未過「決川」艦詳談。他只說,武漢軍確有東下模樣。我也告以譚、孫兩委員已隨我東來,同去南京。言畢,陳乃駛往蕪湖,我輪也逕駛南京。

陳調元抵蕪湖後,果然接到唐生智的信。信中稱陳為「老師」,大意說,生智已決定東下滬寧,「老師」如願合作,則請為前鋒,進襲南京,如不願,也請將蕪湖讓開,莫阻唐軍東下之路,以免誤會而發生意外云云。

陳氏接到此信,大驚失色,不知如何是好,渠既不願與唐氏合作,又不敢單獨與唐軍作戰,乃電南京軍事委員會,請示應付方針。軍委會即覆電,如果唐軍逼近蕪湖,陳軍即應向南撤退一日行程,取監視態度,避免與其衝突云。

我返抵南京之後,尚不及向中央報告廬山會議的經過,便用電話命令第十九軍,說現有一部分敵人在大勝關兔耳磯一帶渡江,著速派兵前往剿滅。旋又命令夏威,將現駐南京近郊的總預備隊八個團,迅速東調,往烏龍山後方集結,準備應援守軍;並告以短期內,敵人必在南京下游附近強行渡江。因根據我的判斷,敵軍在兔耳磯白日強渡,顯係以聲東擊西手法,故布疑陣,吸引我軍主力於長江上游,而渠則從下游乘虛渡江。我即將計就計,將我軍主力調往下游,等他來自投羅網。

命令下達的次日,便接到第十九軍報告,兔耳磯渡江之敵已被肅清,繳槍數百枝;嗣後並無敵軍企圖續渡。此項報告益發證實我判斷敵情的正確。當天午夜以後,烏龍山腳以東,原為第一軍的防守區域,果然有敵軍南渡登岸成功,向我烏龍山陣地夜襲。我軍只注意江面對岸的敵人,初不料右翼友軍陣地發生意外。我軍倉促應戰,戰況激烈之至。烏龍山有炮台七座,竟被敵軍衝陷其四,我軍死守其餘三座,以待拂曉,援兵到達時反攻。

在戰鬥初起之時,我軍不解何以敵人竟從友軍方向而來,遂誤以為第一軍姚琮暫編師的叛變。因此時霧濃夜黑,既未見敵人渡江,也未聞友軍防區內有槍聲,而第一軍防地中突有一支人馬衝出,向我軍襲擊,非第一軍叛變而何?

戰至天明,才發現敵人原為孫傳芳的北軍,同時八卦洲一帶,江上船隻來往如梭,烏龍山腳以東第一軍第二十二師的防地已悉為敵有。事後查悉,才知第一軍換防,原防軍為新編師,未等替換友軍到達,便先行離去,而敵軍適於此時此地偷渡,故雞犬無聲,便渡過南岸,時我友軍已不知去向,而敵人援軍大至,向我陣地衝擊,勢極猛烈。我軍乃在夏威親自督戰之下,向敵逆襲。激戰至午,卒將所失炮台全部奪回,並向東繼續掃蕩,在東部地區作拉鋸戰,才把棲霞山克復,交還第一軍防守,第七軍則回原防。

五省聯軍 傾巢南犯

孫傳芳軍向稱能戰,此次背水為陣,破釜沉舟,更具有進無退的決心,數度與我軍肉搏,均被擊退。惟此時我友軍第二十二師的棲霞山主要陣地又被敵攻陷,第一軍全師向南京後撤;敵軍跟蹤追擊,繞出我軍右側,有包圍我軍之勢。我見情況緊急,乃電令夏威自烏龍山陣地向東出擊,奪回棲霞山一部分陣地。我軍既出擊,敵人即停止深入,全師回據棲霞,瞰射仰攻的我軍。

二十六日敵我在棲霞山麓一帶高地反覆衝殺一晝夜,雙方寸土必爭;敵軍志在死守棲霞,我軍則志在必得。第七軍第一、三兩師更有進無退。炮火瀰漫,敵我屍體狼藉,山上樹木幾無全枝,真是崖裂土翻,天日變色。敵軍抵抗的驍勇,與我軍攻擊的慘烈,實為北伐史上所僅見。

激戰至二十七日清晨,棲霞山麓一帶的高地悉為我攻克。殘敵退據山頂,死守待援;我軍乃將棲霞合圍,繼續仰攻。然坡峻岩高,我軍攀登殊為不易,而殘敵數千人,困獸猶鬥,居高臨下,槍炮齊施,加以檑木滾石,一時俱來。我軍在李師長明瑞親自率領之下,也攀藤附木,奮勇衝鋒,決不稍懈。此時據報,長江中適停泊有英國兵艦數艘,遙遙觀戰。見孫軍退到絕頂,情勢危殆,為圖挽救孫軍,竟不顧國際公法,悍然以十英寸的巨炮,向半山我軍轟擊。一時炮聲隆隆,煙霧蔽天,整個棲霞山均為煙霧所籠罩。山頂敵軍視界不清,瞰射效力反而大減。李師長乃於煙幕中一哄而上,山巔敵軍數千,悉數俯首成擒。帝國主義者原為助孫而來,結果適得其反,可謂心勞日拙了。

棲霞山攻克之後,在烏龍、棲霞一帶渡江之敵,遂被全殲。我軍也傷亡數千人,亟待整頓休息。我遂令夏威全師撤返烏龍山原防,將棲霞防地再度交還第一軍防守。是為棲霞山之戰最慘烈的一役。

當棲霞爭奪戰正在激烈進行之時,我們得報,知龍潭已失守,鎮江、高資之間,也有大批敵軍南渡,高、鎮、京、滬間的鐵路及電訊交通俱已斷絕。警報頻傳,因孫傳芳此時已動員其所謂「五省聯軍」全部,號稱十一個師及六個混成旅之眾,傾巢南犯。(待續)

#敵軍 #敵人 #烏龍 #霞山 #棲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