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的代表人物—金斯伯格大法官(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日前過世,讓川普有機會在選前任命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接替,而這項決定很有可能造成兩黨更加的極化,但也讓十一月的總統大選、甚至是參議員的選舉都出現許多變數。若是在下個月對繼任人選進行投票,很可能就成為今年的「十月驚奇」。

在總統大選不到50發生最高法院大法官出缺的情形,確實非常罕見。歷史上僅有林肯總統任內,首席大法官譚尼(Roger B. Taney)在1864年總統大選前27天過世。林肯總統將任命案延至他連任成功後,才繼續推動新的提名。近4年前,保守派的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在2016年2月中旬過世,當時參議員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認為歐巴馬總統不應在選舉年任命新的大法官,而是將這個機會留給下任的總統,因此硬是擱置歐巴馬提名的嘉蘭(Merrick Garland),不讓他進入程序。

然而,麥康諾現在卻要在比2016年時程短了至少4/5的時間內,將川普的提名人選開快車完成提名,即或不能在大選前進行投票,也可利用新總統就任前的跛鴨會期(lame duck session)行使同意權。這和共和黨在2016年信誓旦旦所提出的理由基本上完全牴觸,但顯然這不是他們的考量,而川普更是老早已預備好一個清單,隨時準備展開提名程序。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南卡羅來納州的葛蘭姆(Lindsey Graham)先前還強烈表示他當年的看法,也適用於任何選舉年的狀況,如今卻做了180度的大轉彎,他不僅沒有向民眾道歉,甚至還表示將會強行開啟程序,完全不願認錯。

由於共和黨在目前的參議院中是以53對47席占優勢,因此只要不超過3席共和黨籍參議員跑票,完成提名作業的可能性相當地高。目前已有兩位女性的共和黨參議員表示不願意支持這項做法,分別是來自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和緬因州的柯林斯(Susan Collins),另外民主黨也寄望溫和的猶他州參議員、也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的羅姆尼(Mitt Romney)能夠有風骨地反對川普和麥康諾的做法。但即使是羅姆尼跑票,民主黨還差一票,科羅拉多州的賈德納(Cory Gardner)是否會因選情考量而成為關鍵的一票?還是會有其他的共和黨參議員倒戈,將會是未來幾周觀察的重點。

目前最高法院是保守派占5席、自由派占4席的情形,不過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有時會站在自由派這方,讓自由派在包括歐記健保(Obamacare)在內的部分案例中獲得5比4的些微多數。但是如果能夠讓川普再提名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接替金斯伯格的位置,將會讓保守派大多時候能享有6比3的優勢,未來有可能推翻讓墮胎合法化的Roe vs. Wade或是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Obergefell vs. Hodges。

保守派或許不喜歡川普的行事作風,也不見得認同他在處理新冠病毒的輕佻態度,但是若川普有機會任命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讓這個機構在未來二、三十年都成為保守價值的捍衛者時,他們極有可能將原本可能的冷漠轉成出來投票的熱情。同樣的,自由派當然希望能夠阻止這個可能性的發生,因此一定會鎖定部分共和黨要競選連任的參議員,希望他們為了自己選情的需要而反對進行提名程序和同意權的行使。

然而,在目前選情較為緊繃的共和黨參議員當中,僅有緬因州的柯林斯表態不支持,賈德納參選的科羅拉多州是逐漸走向民主黨的藍州,他若支持川普,是不可能獲得跨黨派的選票,但若是他反對進行作業程序,將可能流失共和黨基本盤的支持。另外兩位選情告急的共和黨現任參議員,北卡羅萊納的提里斯(Thom Tillis)和亞利桑那州的麥克莎莉(Martha McSally),則是選擇力挺川普的提名權,這個決定或許能幫助兩人縮短與對手的差距,但能否因此扭轉選情,尚難逆料。

如果提名和同意權的行使都不能避免,民主黨激進派預備在該黨成為參議院的多數後,推動廢除對少數黨有利的冗長發言權(filibuster),甚至要增加大法官的席次(court packing),讓民主黨的總統可以任命自由派擔任新增加席次的大法官(憲法並未規定大法官的人數),藉以拿下在高院的多數。看起來一場政黨的惡鬥將難以避免,美國民主制度能否順利運行將成為疑問。

由於金斯伯格大法官在美國享有極為崇高的地位,和前述意識形態與她完全相左的史卡利亞,在生前有私交、且是惺惺相惜的摯友,兩人共同參與許多社交活動,雙方家人也有往來。如果史卡利亞的接班者是由新總統任命,相信他一定願意看到金斯伯格所空出的席次,應在總統大選後才決定,而根據金斯伯格孫女的說法,這正是她最後的留言。若共和黨參議員過去相當推崇史卡利亞,難道不應尊重金斯伯格的遺願,讓她獲得與史卡利亞同等的尊重?(作者為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大法官 #川普 #金斯伯格 #參議員 #共和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