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貿然公佈萊豬進口台灣,朝野攻防互批,看到前朝政務官陳以信以影片揶揄當朝行政院長蘇貞昌,兩人在國會殿堂你來我往,談笑風聲,前朝的只是要當朝一個道歉,當朝的盡力把罪過推給前朝。如此的行禮如儀,恐怕只是台灣權貴階級精緻利己的嘴臉罷了。剩下的滿地雞毛最後還是塞進台灣中下階級的嘴裡。在台灣短淺的400年歷史裡,出賣台灣的不都是這一批權貴階級嗎?窮人有機會參與嗎?醫師出身柯文哲大膽斷定窮人比較會去買瘦肉精美國豬肉。柯指出,像有錢人吃得好穿得好、心情又好較不會生病,窮人居住不好、工作環境又差、又買不起好的食物,所以貧病交加,他發現疾病最大的原因是貧窮,政府應該盡量去保護人民,若政府連最基本的安全都沒有辦法保護,坦白講就是欺負窮人而已。

台灣的中低收入戶與低收入戶人口加起來,大約有60萬人。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洪伯勳在2013年出版的《製造低收入戶》一書,指出社會大眾和媒體直覺地把低收入戶當成所有貧窮家庭和人口的同義詞,並以此評估台灣的貧窮狀況,卻忽略了低收入戶是如何審查出來,更沒有注意到有許多貧窮人口無法成為政府眼中的低收入戶。

2017年8月財政部統計處公佈一份《 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報告,結果顯示,台灣有1/4的勞工為低薪族,多為青年及勞力密集性質工作,其中以21歲到30歲的人在各年齡層中的低薪族占比最高。財政部指出, 薪資等分位越高者、薪資成長就越顯著,而沒有相關的知識、技術等資本的低薪工作者,則是容易陷入「低薪泥沼」。全台約有130萬低薪族,月薪2.3萬元以下。

報告指出,有將近1/4的勞工為低薪族,且多屬青年及勞力密集性質工作,多來自於非上市櫃公司、40歲以下的年齡層,其中以勞力密集、計時人員比重高的產業,像是美容美髮、飲料店、餐館業等,低薪族的占比最高(都達到50%以上)。2019年主計總處公佈《108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調查結果顯示全體1152萬受雇就業者中,月收入不到3萬元的人數為299.4萬人。

從上面數據估算,超過1/4的台灣家庭都是瘦肉精美豬的主要消費者,他們將要面對健康漸漸惡化的困境,因為這個政府沒有能力保護他們,也不願意保護他們。因為窮人既沒有話語權,也沒有能力反抗,他們光為糊口就花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他們也沒有時間和智識好好教育下一代,任由貧窮在他們之間代際傳承,那個依靠廣大農民和勞工朋友成長起來的政黨拿到政權以後,已經無暇顧及這一批廣大勞苦大眾的了。那個和農民站在一起的農業委員會主委已經背叛農民了;那個要和產業溝通的總統已經朝綱獨斷,拋棄產業了;那個民進黨口中的萬惡政權——中共,怎麼就不讓他們的窮人吃瘦肉精美國豬肉。

非洲豬瘟在二○一八年傳入大陸,蔓延各省,導致民生所需的豬肉供應短缺價格飆漲,一時之間吃不起豬肉成為大陸全民茶餘飯後的玩笑話。美國肉品公司看准這波商機,亟欲打入大陸市場;但大陸禁止使用瘦肉精,美國肉商因而大幅改變飼料養殖配方,要求合約農場不再使用萊克多巴胺,以求符合大陸的進口規定。

可以確定的是,中國大陸不管富人窮人買不到也吃不到瘦肉精美國豬肉,但是台灣窮人就是買得到也吃得到。2019年1至2月,大陸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織開展了2018年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考核顯示2018年大陸共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386萬人,283個縣脫貧摘帽;深度貧困地區減貧明顯提速;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總體實現,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明顯加強。回頭看看台灣,我們的窮人還不如大陸的窮人。(作者為廈門大學博士研究生)

#台灣 #窮人 #大陸 #低收入戶 #低薪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