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基石,獨立公正的司法體系,則是捍衛言論自由的保護盾。近年來民進黨政府權力日益膨脹,府、院、黨、國會、司法、媒體及網路一把抓,人民的言論自由權遭到嚴重的壓縮,台灣的民主基石也日漸侵蝕,美國法官為捍衛言論自由,勇於阻擋川普政府的政策,同樣的情形在台灣能不能做得到?深思之下,令人為台灣的民主憂心。

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20日開始禁止下載中國騰訊旗下的通訊軟體「微信」,美國的微信用戶聯合會8月已對此提出訴訟,加州地院法官畢勒20日裁決,暫時中止川普政府的微信禁令,理由是此禁令可能損害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保障的言論自由。簡而言之,此案是行政權對通訊管道的封殺,侵犯了憲法明定的言論自由,而司法部門出面阻擋了行政部門。

管制言論與思想洗腦

言論自由是一個民主國家最重要的支柱,沒有它,民主將無法健全運作。為什麼呢?因為言論自由的背後,就是思想與信仰的自由,如憲法所明定的,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權利擁有自己的想法及表述權。不同的想法,都應該有平等的表達權,不虞遭到任何打壓整肅。有了完全的言論自由,才有真正的思想自由,因為言論是思想的出口,箝制了言論,就箝制了思想,捏住一個人的嘴巴,就捏住了思想的翅膀,讓心靈不能自由飛翔。

而言論自由存在與否的關鍵,就在於異議的自由,在於人民有沒有受到尊重及保護的空間,可以自由自在地表達出和主流乃至當權者不同的想法。提出符合主流或和當權者一致的主張,當然是安全的,但真正檢驗民主程度的指標,是政治不正確的主張是不是能得到同樣的發抒空間。

過去民進黨在威權時代搞抗爭,種種主張在當時的環境中都是極度政治不正確的,如今台灣已經民主化,言論和思想解除桎梏,不應該再有特定言論遭到打壓,更不應該有任何人因為主張而獲罪,否則即與集權國家的思想犯無異。言論空間應該百花爭放,不能只容許民進黨路線的言論。言論自由一點折扣也不能打,某些主張享有比較多的言論自由,那不叫言論自由,那叫言論管制。如今民進黨政府權力日益膨脹,台灣的言論自由已經遭到壓縮和扭曲。壓縮,在於表達空間;台獨可以高唱,主張兩岸和解或探討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就要遭到全面圍剿乃至司法追殺。扭曲,在於是非忠奸;當權者把自己擺在道德裁判的高位,顛倒黑白地對異議者扣上紅帽子進行人格謀殺。

讓行政權膨脹到可以對人民的言論主張作道德裁判,其實就是回到了利用思想審查控制社會的舊時代。這對民主的侵蝕非常嚴重。因為一個異議不能自由發聲的社會,必然不能對當權者形成足夠的監督制衡力量,人民知的權力被蒙蔽,糾察當權者的力量被削弱,這種思想審查與壓制言論的社會,與健全的民主自由體制相去甚遠,我們數十年打造的民主果實,也將因此枯萎衰敗。

鞏固自己的長久權位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防線,也是民主的保護盾。由於人民與當權者的權力完全不對等,當權者侵犯人民的言論自由時,人民必須仰賴司法保護,一如美國法官對言論自由的堅持。但看到我們的大法官認定黨產會的諸多違憲違法行徑都沒錯;檢察官不約談蘇嘉全,又輕輕放過林佳龍,讓人不得不懷疑如今台灣的司法,還有沒有人能不懼、不舔當權者,為了捍衛言論自由及民主運作,敢護住人民,對當權者說不。

民進黨政府大量刪減課綱裡的中國歷史,從根源讓下一代與中國脫鉤,又對主張兩岸和解的異議人士發動從官方至網軍的攻擊,外加《反滲透法》的鐵網,以及將批評政策者依《社會秩序維護法》、《刑法》偵辦,甚至威脅人民不准參加兩岸交流的活動,說穿了,都是當政者濫用司法、警調力量,企圖管制言論與思想洗腦,以鞏固自己的長久權位。民進黨視中國共產黨如妖魔,其實她和共產黨已愈來愈像。

#言論自由 #言論 #當權者 #主張 #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