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與胰臟癌病魔纏鬥多年之後,於日前辭世。金斯伯格是美國最高法院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首位猶太裔的大法官,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當中相當重要的自由派力量。她的辭世也留下了最高法院的一個空缺,而川普又有機會可以提名大法官人選了。

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終身職,除非過世或是有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請辭才會產生空缺,所以每一位大法官通常都會任職非常長的一段時間。也就是說,不是每個總統在任期內都有機會可以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誰會想到,一位「同理心赤字」、什麼都沒有放在眼裡的美國總統川普上任至今還不滿4年,就已經要準備任命「第三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了。這不但在近代是聞所未聞,大概也是空前絕後了。

對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來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存在就美國的國家、社會的存續發展,其實比總統更重要。因為大法官做為美國憲法的代言人,他們所做出的釋字對於憲政的穩定、行政立法的方向,甚至對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和風氣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很多人認為,替人民提名一位合適的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反而是美國總統最重要的功能。

不管你喜不喜歡川普,從他上任至今已經提名兩位大法官,接著離大選只剩一個多月,又讓他再得到一次任命大法官的機會,這是命也好、運也罷,顯然這些時機就是默默推了川普一把,民主黨怎麼會不緊張?自由派怎麼會不憂心?可是讓川普的反對者更無力的是,不管川普的反對者出了什麼招、爆了多猛的料,似乎對川普一點影響也沒有,可以說川普好像越挫越勇。

所以無論是《富比世》最新爆料的新書《白宮公司》(這本書雖然傷不到川普,但會讓全世界都知道「台灣真的滿有錢的」),還是水門案記者伍德華報導川普隱瞞疫情嚴重性的《憤怒》,對川普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就連記者拿著錄音檔問他當初說過的內容,他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他沒這麼說、記者聽錯了。原因無他,因為「他就是可以這樣做」,而且其他人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很多美國的知識分子從今年年初新冠疫情就開始意識到,一直以來以科學邏輯、獨立思考、自立自強為傲的美國,竟然也已經拆成了兩個無法互相理解的世界。而且雙方的對立跟分化,看起來也真的沒有解決方法。如果已經用盡手段,提出各種證據說明他們覺得川普不適任的原因,但是川普還是當選了,那他們又能怎麼辦?畢竟川普能走到今天,全部都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制度和傳統賦予他的權力,你又能拿他怎麼辦?建國已經244年的美利堅合眾國,現在正面臨建國以來最大的危機。

(作者為口譯工作者)

#川普 #大法官 #美國 #最高法院 #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