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申翰、范雲、王婉諭,這3位立委是公民世代崛起後,進軍國會的代表性人物。然而,上任僅8個月,從他們身上已看不見衝撞體制的熱情;取而代之的是服膺政黨的政治正確。昔日公民戰將,已成沒有臉孔的人。

洪申翰,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台灣環保與社會議題的前線熟面孔。但昔日的反骨精神在進入體制後,對執政者的批判卻瞬間熄火,立場趨向模糊。甚至於,為替民進黨掃除反對萊豬輸台的聲音,他在立院衛環委員會的召委選舉,配合黨團運作,假裝競選召委,只為引誘時代力量把票投給他,等成功上壘,再背棄時力讓出位置,街頭浪子顯然已淪為政治棋子。

王婉諭,因小燈泡事件選擇走向體制,要為兒少、弱勢發聲。只是,面對執政黨強勢開放瘦肉精肉品,她卻在主審萊豬的衛環委員會選擇與執政黨站同一陣線,票投洪申翰。

王婉諭選擇倒向民進黨,放棄制衡角色,意味她與時力為避免泡沫化,已決定回歸寄生民進黨的小綠路線,才不惜拿人民健康去換取政黨生存空間。王立委顯然已非記憶中「小燈泡的媽」。

范雲,社會學者出身,政治化速度屬3人之最。擔任立委的她,幾乎只講2件事,一是女權,二是廢除威權。然而,當丁允恭事件爆發,她卻選擇禁聲,她的女權價值似乎只會用來衡量敵對陣營。

至於廢除威權,范雲提案修正《宣誓條例》,要求總統以降各級官員不必再向國父遺像宣誓就職,假威權、真去中,衝過頭的膚淺修法,讓國民黨嘲笑吃飽太閒,連民進黨也看不下去,眼見法案被擋也沒人幫忙講話。

充滿理想的3人帶著初衷進軍國會,如今只剩政治正確,崩壞之快令人唏噓。

#立委 #選擇 #洪申翰 #范雲 #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