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全球大博弈是人類21世紀的頭號歷史事件,目前雙方正在綜合國力(含經濟、工業、金融、科技、軍事、國際影響力等)及地緣戰略板塊兩個方面展開激烈競爭與衝撞,或遲或早,一段時間之後,將會出現勝負結果。如果美方落敗,意味著美國霸權運勢出現轉折,開始下行;如果中方落敗,意味著美國霸權地位仍將存續,但不意味著美國霸權不存在危機。換言之,各種現象顯示,美國霸權的核心危機已然存在,中美兩強博弈的過程與結果,影響的只是美國霸權由盛轉衰轉折點出現的遲或早而已。

觀察美國霸權從1918年一戰結束綜合國力全面超過英國開始,迄今(2020年)為止一個世紀的發展壯大過程,從原本的孤立主義到開始參與國際事務,再到1945年二戰後的對國際社會的貢獻,贏得國際社會的普遍肯定與尊重,憑恃的是美國體制與美國價值。美國體制與美國價值不僅讓美國本身資源不斷地釋放出巨大的能量與活力,而且也化約成一種「美國夢」,成了人類發展進步的重要標竿,並因此吸納了全球人才前往美國,進一步強化了美國的霸權基礎。

在這個意義上,美國霸權的形成與發展,有著如下的因果關係或順序:一、美國體制與價值,充實與壯大了;二、美國的綜合國力,並因此以此為後盾,實現了;三、美國在全球範圍中巨大的國家利益(經濟、金融、軍事、資源、情報…),最終完成了美國的世紀霸業。

然而,美國作為一個強國,畢竟也逃避不了任何一個強國盛極而衰的必然邏輯。進入到21世紀之後,以美國首屈一指的強大軍力並不能讓美國贏得漂亮的反恐戰爭,以美國睥睨全球的金融實力並不能讓美國倖免於一場世紀金融海嘯;如今,美國為了維持霸權地位,竟不擇手段、不顧形象地對位居第二的中國,展開前所未見的毀滅性攻擊,所有這些,其實對美國自身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美國的體制與價值正在被美國自身的行為自殘。

很多人以為,這一切或許跟個別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川普總統有關,這應該是一個巨大的誤區。川普作為一個政客,行事蠻橫,有小聰明無大智慧,還極端自私,這都是事實。但必須同時看到,美國的政治體制怎麼能夠容許這麼一個獨行其事的領導人為所欲為,未受任何有效的監督與制衡,甚至美國最自豪的司法獨立與貨幣獨立也可以被此一獨夫肆意踐踏破壞,美國的兩黨輪替已淪為不問是非的兩黨惡鬥,美國的代議政治也異化成了各大利益集團的交易政治,甚至連美國最自詡的選舉政治,無論其制度設計、過程與結果,不但再受質疑,而且還可能成為政治亂源。

體制之外,貧富差距、種族矛盾、華爾街壟斷等也在在折射出了美國價值,比如公平、正義、民主、法治、博愛、人權等的偽善。所有這一切,才是美國霸權的核心危機,說到底,這又都與文化有關。歷史學家湯恩比在上世紀說,人類21世紀的前途看中國,或許正是從這個角度深刻觀察的判斷。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台資深評論員)

#美國 #美國霸權 #一個 #價值 #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