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在美中關係進入長期結構性衝突的背景下,兩岸關係勢必出現「典範轉移」。輿論常把經貿視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而典範轉移下的台海和平「壓艙石」是什麼?

從四大面向重新梳理:台灣政黨政治、大陸政治穩定、兩岸互動、美國因素,日前媒體的「兩岸關係年度大調查」民調可帶給我們一些新的思考。

在台灣政黨政治面向:蔡英文第二個任期「超穩定」結構已逐漸成型,這不僅表現在民進黨政治版圖的穩固,也表現出各項施政滿意度民調的穩定。如民眾對蔡政府兩岸政策滿意度不降反升至48%,且與不滿意度交叉。再如主流民意對防疫的肯定、美豬議題刺激民怨的程度有限等。

執掌民進黨10多年來,蔡英文以她獨有方式馴服了綠色政治菁英,帶來兩大變化:一是從法理台獨退守務實台獨,進而再向現實妥協,退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民眾對「台獨是兩岸關係最大變數」的認同度大幅下降。二是從多變、暴衝、不諳「洋務」的本土草根政黨,變為循規蹈矩、分配至上的親美菁英集團,但這助長了美國介入台海的複雜性。

在大陸政治穩定面向:北京「超穩定」固然是常態,但過去約每10年因權力繼承與讓渡而出現的週期性波動,隨著黨政重整、修憲等重要動作,再輔以「治理現代化」目標,已不再是困擾大陸政治穩定的問題。大陸舉國抗疫、重振經濟、扛過貿易戰衝擊,只會愈來愈穩。

大陸內部雖有對台激進民粹和武統派,但《反分裂國家法》明確規定對台動武的條件,也闡明大陸官方須肩負起促進和平統一、兩岸交流的法律責任,何嘗不是約束大陸對台政策的一條紅線?更重要的是,大陸政治的高度穩定,決定了北京絕無可能以「打台灣」來轉移內部矛盾。

在兩岸互動面向:儘管疫情幾乎「斬斷」兩岸交流,軍事、外交的對峙日益升級,但兩岸經濟社會的千絲萬縷聯繫,還是不會讓兩岸脫鉤、脫軌。民調顯示,近年來「兩岸敵友量表」中,政治、軍事、外交領域的緊張指數節節攀升、創下新高,但經貿、社會領域並沒有隨之轉趨緊張。

一邊是政治軍事的緊張,另一邊是經濟社會的如常,說明了兩點:一是兩岸民間的厭惡和仇視,遠遠沒有網路和名嘴炒作的那樣嚴重。二是台灣民意對兩岸經濟社會交流還是有很強信心,而大陸官方對維持兩岸交流更具政治定力,民間自然樂觀其成。

匯總上述三個面向,整理出現階段維持台海和平的「壓艙石」:兩岸執政者地位都相當穩定、不會出現內部危機;大陸既有「武力遏獨」的法律授權,也有堅持和平統一的法律責任;以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定位兩岸關係、處理兩岸事務在台灣社會的高認同度;兩岸經濟、社會交流不會斷,也不會少。

至於最後一個面向,美國因素。雖然看似不可控,但近期不少跡象說明,美方前一段時間對台美關係的提升動作,充滿了試探意味。外交部長吳釗燮對「美台建交」的澄清,美國參議員盧比歐突然對美中台關係發表謹慎言論,都說明華府「試」出了北京的紅線,也「試」出了台海和平的底線。(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大陸 #穩定 #台海和平 #社會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