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第75屆聯合國大會總辯論與聯合國安理會高級別視訊會議召開。會前預測,美國川普總統可能在聯合國抨擊中國大陸利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霸凌」周邊鄰國,擴大在南海的實質控制,結果沒有。

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時,川普發言抨擊中國大陸傾倒大量塑膠與垃圾到海洋中、摧毀珊瑚礁,以及碳排放量迅速增加。他指控,北京誤稱病毒不會人傳人,且未對班機離境設限,導致全球疫情失控,要求聯合國追究中國大陸責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在安理會視訊會議上持續川普的攻擊,指責中國大陸隱瞞疫情起源,但隻字未提南海。

今年6月,克拉夫特大使特別致函聯合國祕書長,抨擊中國大陸的南海主張。7月,國務卿蓬佩奧也提出美國新的南海政策聲明,公然指責中國大陸之南海主張是非法。同月,國務院主管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呼籲相關國家,仔細檢視中國大陸所提名國際海洋法法庭候選人之資格。他批評:「讓中國官員透過選舉進入這個機構,跟僱用縱火犯來管理消防部門沒兩樣。」8月下旬,中國大陸所提名的段潔龍 (駐匈牙利大使)以149票高票當選。美國不是此公約締約國,沒有投票權。

原先預測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的越南可能在此次高級別視訊會議上提南海問題,結果也沒有。反而是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聯合國大會總辯論上表示,南海仲裁結果已經是國際法的一部分,不能妥協,反對削弱仲裁最終判斷的企圖。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生,使聯合國與其系統下的專門機構,例如,世衛、國際民航組織、以及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等,不是停開、延期,就是改採視訊會議。此發展使一些國家想將南海爭論上升到聯合國層級討論的企圖被削弱。

儘管如此,吾人必須注意一個新的國際發展趨勢,也就是南海法律戰的持續擴大。過去8個月,馬來西亞、中國大陸、菲律賓、越南、印尼、美國、以及澳洲相繼向聯合國大會祕書長提交有關南海法律主張之外交照會。9月中,遠在歐洲的英國、法國、德國,也紛紛表態,主要抨擊中國大陸所提有關南海歷史性權利、海域主張、領海基線畫法、以及南海仲裁最終判斷效力的立場。

澳洲、印尼、菲律賓、英國、美國、以及越南主張中國大陸必須遵守南海仲裁的結果,認為中國大陸在南海所提九段線與線內歷史性權利的主張是非法。澳洲、菲律賓、英國、法國、德國、美國、以及越南也認為中國大陸在南海的海域主張(尤其是200浬專屬經濟海域和大陸礁層)與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相牴觸。

北京很快的針對英國、法國、以及德國的外交照會做出回應,表示反對其他國家將《公約》當作政治工具、指出《公約》未規定的事項應繼續依據一般國際法之規則與原則為準據、中國大陸在南海的領土主張和海洋權益是在長期歷史過程中形成、中國大陸之南海主張符合包括《聯合國憲章》與《公約》在內的國際法、中國大陸之主張不受南海仲裁違法裁決之影響。中國大陸也在外交照會中提及與東協磋商《南海行為準則》,共同維持南海地區穩定與和平的努力,也表示保障各國在南海的航行與飛越自由。

東協與美歐國家相繼提出南海法律主張,不但挑戰中國大陸立場,也勢必衝擊台灣的南海主張與海洋權益,例如,我東沙島與太平島是否可擁有專屬經濟海域?我漁民在南海是否享有傳統捕魚權?我政府相關單位應密切注意近期南海法律戰的發展,提出有效因應策略與法律論述,確保我在南海的海洋權益。

(作者為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

#中國大陸 #南海 #主張 #聯合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