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年以後,邏輯學課基本淡出大陸的課堂,邏輯學大師金岳霖還自我批判,全盤否定自己的邏輯學研究。儘管聯合國認為,邏輯學像語文數學一樣重要。改革開放後,各學校都有開邏輯學課,但很快又銷聲匿跡了。現在MBA入學考試卻要考邏輯,則明顯不符合邏輯。本科沒學過,怎麼作為MBA入學考試的要求呢?而不符合邏輯的情況在我們生活和認知中普遍的存在。

謂予不信,請看幾例:把時間的先後當做邏輯的因果。因為雞叫後天亮了,所以有人以為,是雞把天叫亮了。還有初次進城的老頭老太,看到有個老嫗走進電梯後,出來的是少婦,那個老頭馬上叫自己的老太進電梯,說等你出來也會變得一樣的年輕。這不是笑話,而是生活的真實,限制人家講話就等同於不讓雞叫,太陽不會出來,進入電梯可以返老還童。

把現象的認知當做價值判斷。我們這代人都耳熟能詳的黑格爾名言:「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存在只是現象,怎麼可以作為判定合理的依據呢?殺人放火也存在,可以認為合理嗎?所以這句話只能是:「凡是存在的都是有原因的」。順著「合理」,改革沒有必要,已經合理了,改什麼改。順著「原因」,才能去找到和突破改革的技術性障礙。

把敵我的畫分作為判斷是非的依據。敵我都是人,人就一定有共同的是非標準,所以既不能全盤肯定我,也不能全盤否定敵。我們有句名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都要反對。」敵人反對吃屎,我們吃不吃?敵人擁護吃飯,我們怎麼辦?也許這個話有特指範圍,但一旦變成最高指示,則一定會被濫用到流弊無窮。

把政治地理當做自然地理。有一年美國領事館抱怨PM2.5指數太高,我們的發言人說:「眾所周知,美領館的所在地是美國的領土,所以在美領館測出PM2.5高,是美國高,與中國無關。」美領館所在地屬於美國只是國際政治規則,並不表明自然地理不在北京,更不表明它測出PM2.5高不是中國的高。混淆政治地理與自然地理的差別,既是種「聰明」,更是邏輯能力差的表現。

把人為畫分的時間當做實際發生的時間。網上有文章說,老美無法抵禦中國的導彈,因為中國18日發射,17日就到達美國,也就是中國導彈沒有發射之前就到達美國。中國的時間比美國早一天,這是根據地球的自轉,按照國際換日線的人為設定,但是,實際的時間,中國的現在就是美國的現在,環球同此時間,哪會有尚未發射已經到達的導彈。

把形象的相似當做本質的一致。有個英語單詞叫no arbitrage,教科書、字典都把它稱之為「無套利」。殊不知無套利只是停止套利的現象,這個現象的發生可以是政府的限制或公眾的選擇。西方國家政府沒有限制套利的權力,所以它的含義只能是後者。公眾為什麼停止套利呢?因為沒有利差了。那就是公眾可以充分套利,套到無利可套了才停下來,所以這個詞應該翻譯為「無利套」。而翻譯成「無利套」則混淆了兩種制度下市場運行邏輯的根本不同。

把勞動,而不是創新,當做財富的源泉。勞動只能使財富按照算數級數增加,2、4、6、8A創新則使財富以幾何級數增長,2、4、16、256A甚至是無窮大次冪的爆炸。更不用說,超乎想像的升級,馬車、火車、飛船和人工智慧等。如果把勞動當做財富的源泉,總量增加緩慢,升級沒有希望,你多我少,只能爭奪有限的財富,結果越鬥越窮。但實際上財富來自於創新,你多了我更多,何必鬥爭?僅僅一個簡單邏輯的認知偏差,讓多少人倒在血泊中,多少財富灰飛煙滅,多少年黑暗和血腥籠罩人類。

資中筠有告誡,繼續目前的教育,中國的人種都會退化。此話絕非危言聳聽。人家按照嚴謹的邏輯推導演進,不斷取得創新的突破,我們則按照看不懂的邏輯,頌聖自嗨地不斷地回到原點。在世界完全看不懂中國之日,就是資中筠告誡的人種退化之時。     (作者為大陸學者)

#邏輯 #中國 #財富 #時間 #當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