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6日,立法院院會無異議通過國民黨立院黨團所提「政府應請求美國協助抵抗中共」及「與美復交」兩項決議案。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東京與日本、澳洲及印度外長舉行「四方安全對話」。蓬佩奧表示,中國在區域內日益強硬的行動,讓美日印澳這四個印太國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必要進行合作,以保護他們的夥伴及人民不受中共的「剝削、賄賂與脅迫」。此外,蓬佩奧在接受日媒訪問時宣稱,強調,如果中共武力犯台,美國將採取一切行動,緩解區域的緊張情勢。

說來也巧,這廂立院甫通過「政府應請求美國協助抵抗中共」的議案,那頭蓬佩奧立即響應,除了要打造一個「對抗中國共產黨的安全保障網」外,還特別強調中共若武力犯台,美將行動緩解緊張。蓬佩奧莫非要為川普的友台背書保證?

其實,這些看似關聯、卻又無跡可尋的事件,都反映出我中華民國的外交和國防戰略,長期受制於美式思維和美國的「軍事和威迫力量」,不可自拔。

先論國民黨兩項提案。無論是台美復交還是請求美國協防,一是跟著民進黨拿香拜,了無創新,二是沒有釐清當前兩岸緊張局勢的根源,找錯病灶下錯藥,還落得兩面三方不討好的下場。前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評論立院提議時便說:「把命運寄望美方,李登輝會罵衝啥毀!」

事實上,從李登輝到蔡英文,長期接受美式教育的台灣政壇菁英與國防戰略學者,面對美中台兩岸三邊關係,迄今脫離不了冷戰時期「自由民主vs.共黨專制」的兩極思維,忽略「後互聯網時代」國際多元政治的格局,也不見西方民主陣營與共黨專制的界線早因全球化變得模糊不清。導致我們在面對中國大陸後發先至的崛起時,心有不甘,也沒有建立一套獨立自主的「統、獨、和、戰」的兩岸戰略觀,以至於到如今,徒然在「依賴美國親日本」的死胡同裡打轉,走不出一條屬於兩岸中國人的康莊大道。

回顧歷史,不難明白,二戰後在全世界「剝削、賄賂與脅迫」各個弱小國家的,正是蓬佩奧服務的美利堅合眾國。而在全球各地展現軍事和威迫力量的,也正是在100多個國家擁有700個軍事基地的美軍。那麼,請求這樣的美國協防台灣,究竟是要引燃中國大陸膨脹已久的激進民族主義?還是要拱手將台灣送到美國剝削與軍事威迫的流理台上?台灣,追隨滿口謊言、醉心個人秀的川普,又豈是好事?

朝野袞袞諸公何妨想想,為何南韓文在寅拒絕參與蓬佩奧「四方安全對話」的大戲,少了南韓這一環,蓬佩奧幻想的「對抗中共安全網保障網」又將如何?再如果,第一島鏈少了台灣這一角,美中對抗戲碼是否又將改寫劇本?請求美國協防台灣的最近路徑在何處?欲擒之,故縱之!何不試試「求和」北京。話又說回來,兩岸既和,何必請求美國協防!兩岸既和,美中衝突必緩,區域緊張自解。這不正是蓬佩奧口中的「行動緩解緊張」嗎?

兩岸問題的解決方案,始終都在兩岸手裡,無須外求。歷史經驗,外力介入,引狼入室之始。台灣,不需惡狼,無需暴虎,需要的是高瞻遠矚的和平使者。(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美國 #蓬佩奧 #兩岸 #請求 #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