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2020美國總統大選第一次公開辯論,讓許多人傻眼。廟堂之上有如潑婦罵街的國政辯論,不少人們不敢相信這場景發生在美國,就像一齣民主制度走下坡的不良鬧劇。

兩天後,川普總統公開自己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的消息。隨後更進一步傳出,9月26日川普在白宮玫瑰園提名保守派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為大法官的場合儀式中,多位官員、議員、記者、政治助理等人都出現確診。美國防疫成績不佳的紀錄,因多位高層政治領袖染疫而更加顏面無光。

200多年的美式民主,彷彿在2020年走到了「達克曲線」的最低點。

1999年康乃爾大學David Dunning和Justin Kruger所發表的論文〈Unskilled and Unaware of It: How Difficulties in Recognizing One's Own Incompetence Lead to Inflated Self-Assessments〉提出一種認知偏差,後來被稱為「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簡言之,能力欠佳的人有一種虛幻的自信,錯誤地認為自己比真實情況更加優秀。換句話說,無知者對自己的無知亦無知。

兩位學者這篇在《人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的論文,是基於多項實驗設計的量化研究,而得出的觀察結論。除了無知者過度自信的發現外,更重要的是,兩位學者進一步發現:「如果能力差的人經過恰當訓練大幅度提高能力水準,他們最終會認知到且能承認過去的無知。」

他們將這種「自信程度」與「知識/技能/經驗值」的非線性關係描述為三階段:「愚昧山峰」(Mount Stupid)─「絕望之谷」(Valley of Despair)─「開悟之坡」(Slope of Enlightenment)。他們觀察發現,無知的人一開始自信爆棚,但隨著知識的提升,對自己的無知認識越清楚,自信也隨之下滑。直到跌無可跌的「絕望之谷」,自信程度最終與知識的累積健康地同步增長,走上「開悟之坡」。舉一個現實生活的例子,博士生在拿到博士學位之前,可能學得愈多,愈認知自我能力的不足,要當上教授之後,才能慢慢重建自信。

以民主的「達克曲線」來看,愚昧之峰的最高點,大概是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期,蘇聯瓦解、東歐共產政權崩潰,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1989年提出「歷史的終結」觀點,預言自由民主與市場經濟,是人類意識形態演化的最終勝利者。

然而,進入21世紀後,西方世界連續遭逢網路泡沫破滅、911恐怖攻擊、找不到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的反恐戰爭、蔓延全球的金融海嘯、歐債危機,英國脫歐、毫無政治歷練的素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連續多年整體人均壽命下跌,及至今年新冠疫情在西方國家肆虐,風起雲湧的黑人命貴示威,都不斷打擊人們對民主制度的信心。連福山都要改口,認為川普現象反映出美國民主的問題,直言「美國在衰敗」。

一樣面對民粹壓力的歐洲國家,仍然大致維持歐洲一體的體面。反觀老牌的盎格魯隡克遜民族,英、美兩國都陷入民粹瘋狂,兩國領袖也無視科學證據,堅持享有「不戴口罩的自由」而先後染疫。為爭勝選的本土民粹、推卸責任的政治態度,如小學生吵架般的大選辯論,無不令人大失所望。短短不過30年,民主自信從「愚昧之峰」跌落至「絕望之谷」。

民主不僅是程序上的投票過程,更是文化、素養,知識與經驗的能力累積。沒有這種底蘊,沒有解決社會矛盾的實質成效,沒有帶來富而好禮的均富社會,民主只會造成利益集團主導、遊說勢力主宰,社會階級固化、窮人難以翻身的新封建體制。

截至目前為止,新冠疫情已在美國造成700多萬人感染,20多萬人命冤魂。如今,美國最高領袖川普總統確診,更顯示出疫情不見緩和跡象。隨著美國被眾多國家地區列為公共衛生高風險國家而加諸各種入境限制,2020年無疑是美式民主自信程度快速下滑的一年。

然而,禍兮福所倚。如果像達克曲線所揭示的法則一樣,人們能認識到「民主萬能」的認知偏差,經過恰當訓練修正而大幅提高民主能力,也許陣痛後的民主終究能走上「開悟之坡」,而不至於跌入萬丈深淵。屆時,或許不同政治制度的治理方式,能像不同宗教共存共榮一樣,為人類的跨國合作再創新局。如此一來,民主在2020年所經歷的「絕望之谷」也就不算白費了。(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美國 #無知 #自信 #民主 #達克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