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逢國家生日,蔡總統發表國慶演說,其中和經濟議題有關的,是第二大段「新情勢下的經濟戰略」,以及第四大段「積極作為參與區域合作」。

在經濟戰略中,蔡總統指出,我們將朝向三大方向努力:首先,要全力、全方位地投入供應鏈的重組;其次,要打造台灣成為國際資本、人才和數位技術匯聚的重鎮;第三,要全力落實經濟與社會的均衡發展。最後,她歸納我們努力的目標,就是「要將一個壯大的國家,留給台灣的下一代」,「就讓我們團結彼此…,一起朝有光的地方前進」。

如果我國參加的是一場「固定靶」射擊賽,那麼關於經濟戰略的3個努力方向,可行性會比較高;然而,當影響國家能否生存的兩岸關係已變得更不確定、隨時可能碰撞時,這些努力的可行性就會大幅降低,因為比賽已變成一場「不定向飛靶」射擊賽,而且出靶是由華府和北京互動決定的。這3個經濟方向搭配其他努力,能否建立「壯大的國家」,邁向「有光的地方」,會有很大的疑問。例如,「參與區域合作」極可能變成「對抗北京的尖兵」。

姑且不論這「壯大的國家」能否帶我們迎向「有光的地方」,三大經濟方向其實也存在著不小的問題:首先,是沒認清政府「能夠」或「應該」影響經濟的能力;其次,是沒認清一個「均衡社會」到底需要什麼。

先談政府能力:在一個現代經濟社會中,政府該做、能做的大概就是提供優良的基礎設施(水、電、網路、道路、港口、機場等)、生產要素(優質勞工、充裕資本和合宜土地)和調適法規制度(如超前部署空拍機、送貨無人機的管理),引導企業自動擴張投資,而非自認為「先知」、企圖「打造」某些創新或核心產業,否則資源經常錯置產生浪費─政府一定要牢記當年全力發展Wimax產業失敗的教訓。而且,在現代經濟社會中,政府資源相對越來越有限,難以和企業界相比,妄自膨脹說要帶動或影響何種產業成長壯大,其實是「忘了我是誰」。

其次,當前全球各地政治相對不穩定,包括美國近日因疫情都能引發暴動,就是因為大多數政府不了解「均衡社會」需要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所得分配」不能過於不均,要讓大多數人民都感到生活有保障、未來有前景。蔡總統演說中正確地提到,要「照顧因經濟轉型而受衝擊的弱勢族群」,這就是近年涉及經濟發展的「包容性成長」(inclusive growth)議題;可惜經濟三大努力方向中的前兩個,都會造成「非包容性成長」,受惠的台灣勞工不會超過3成,若不對低薪的多數服務業提供足夠的政策努力,只會是空喊口號、不會有顯著效果,所得分配將繼續惡化,成為政府難以承受之重。

這些年在藍綠對抗下,缺乏大型建設導致國家發展停滯。建議在合乎環保之下,持續提供價格合理、適合工商投資、嚴格避免炒作的產業用地,這還是帶動投資和發展相對有效的途徑。

最後還是必須一提,沒有穩定的兩岸關係,經濟的努力方向,有如盲人面對「不定向飛靶」,脫靶幾乎是肯定的。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全球商務系兼任副教授)

#經濟 #努力 #經濟戰 #壯大 #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