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柏林圍牆倒塌,著名政治學者福山‧法蘭西斯就此認為,資本主義下的民主制度是人類政治制度的終章。可惜的是,他很快就了解這是大錯特錯。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在他的著作《不公平的代價》中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明白指出美國是1%人所有、1%人所治、1%人所享,華爾街1%對99%的抗爭,是市場力量導致分配不均必須付出的重大代價,民主制度岌岌可危。

至於法國學者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更用歷史資料證明,民主資本主義將導致財富集中及經濟及社會的不穩定,導致人類大災難。

美國目前是世界第一強國,GDP世界第一,自稱是民主國家,但在幾十年內,必定將如20世紀初日不落的大英帝國一樣,走向敗亡,且更為悽慘。

清清楚楚呈現在世人眼前的是,所謂民主、自由,在美國已是個假象。現在的美國,幾乎全由軍工產業及華爾街財團控制,美國軍費全球第一,是第2名(中國)到第16名的總和。除一戰、二戰是被動參戰外,自二戰後不斷發動戰爭,韓戰、越戰、阿富汗、伊拉克,耗用大量資源及犧牲人命。但另一方面,國家至今沒有全民健保、社會福利貧乏、窮人上不起大學、基礎建設落後,至今沒有一公里高鐵、貧富差距不斷擴大。雖是醫療科技第一大國,空有全球最傑出的疾病管理署(CDC),遇到新冠病毒,卻是確診及死亡最多的國家。當然,或許有一天美國在政治上能「自我治癒」,但權錢結合無比牢固,恐已無法回天。

之所以如此,是因軍工產業及財團沆瀣一氣,控制了媒體及參眾議員,而總統就是他們的代言人(水幫魚、魚幫水),進口大批黑奴發展經濟,再造成種族衝突,加以貧富差距加大,不待中國崛起,美國終將敗亡。

歷史證明,外患常不是國家衰亡的主因,內亂才是。有趣的是,美國是在二次大戰後「大政府」時代,1960年代由民主黨詹森總統提出「大社會計畫」,啟動了針對教育、醫療、城市建設、農業發展等的興革,促進經濟繁榮及消除不平等,才造就美國最繁榮、年輕人最能享受「成家立業」的幸福年代。但因越戰後繼無力,到了雷根總統則與柴契爾夫人隔海倡議保守主義,大幅刪減公共支出,認為健康、教育、住房、養老,主要是個人責任。其後雖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自由與保守、大政府與小政府,輪為施政主軸,但美國仍越益走向小政府、少福利的資本主義路線。

資本主義下的民主制度,成為貪婪、短視及民粹的社會。

另一方面,獨裁統治的國家,如蘇俄、北韓,特別是中國,利用現代科技、網路追蹤、人臉辨識等,剝奪個人思想、言論的自由,凡是異議者,就被消音、刪文,甚或整個人被消失。

國際大環境如此,台灣內部呢?蔡英文只用一句「時空改變」,就以行政命令開放瘦肉精美豬。此種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的事例,蔡總統至少有20件以上。對照2009年八八水災,劉兆玄院長理髮、薛香川秘書長與丈人父親節共餐,就須下台,今日台上官員不論蔡英文、賴清德、陳菊,還是當年強烈反瘦肉精美豬、美牛的一票綠委,以及公開說賭上烏紗帽阻美豬入台,今日卻倡言美豬好棒棒的陳時中部長,都是沒有人格的無恥之徒。

台灣的執政當局,一再自稱是民主國家,選舉雖也正常舉行,卻也怪事連連。例如NCC、中選會、促轉會、黨產會、監察院的中立性,不是飽受懷疑,有違憲之虞,就是破洞百出。還有,民主國家媒體應該以監督執政者為職責,台灣卻是以修理在野黨為主。執政者花人民納稅錢,收買媒體,促轉會的東廠事件、農委會花1450萬招募網軍、776萬紓困基金只辦了一場炒飯大賽,衛福部52.8億防疫經費成了政院小金庫,以及以行政命令讓美豬來台等等重大違失,綠媒一概不談,只會吹捧、硬拗,嚴重不公,沒拿髒錢才怪。

台灣內外每況愈下,國家危矣!

(作者為前衛生署長)

#美國 #國家 #資本主義 #1% #美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