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長片輔導金歷年已久,培育了許多優秀的電影人,然而時間愈久的制度,就如同所有制度一樣,不可避免將走向僵化的命運。

長片輔導金機制最大的問題是「補助數量」。眾多影片企畫案裡被少數選中的影片,彷彿變相獲得了「拍攝許可證」,而這些影片企畫案中選的背後,並非單純只是企畫優劣的問題,還涵蓋了電影界、製片界與監製地位的不平等角力。

儘管「資歷與背景」不能說百分之百,卻在極大的優勢上決定了長片輔導金中選的可能性,有許多富有創意、執行度高的企畫案因為資歷的理由被排除在評選機制外,本來就擁有極大人脈與資源的製片公司獨占鰲頭,在惡性循環下,電影製作就成了少數菁英階層壟斷的遊戲圈了。對電影業來說,沒有比新人難出頭、老一輩占據大位、主流品味固定更危險的事了。我們這一代、下一代的電影人難道在拍電影之前,都要先度量這是不是「會中」的題材嗎?

如何改變?筆者想到文化部與文策院合作的青年創業貸款,貸款相對來說是公平的,它考驗青年文創產業是否真正對自己的事業負責。

筆者建議政府將電影輔導金從補助逐步改為貸款制。如果政府對電影產業的資金補助逐步改為貸款制,放寬審核標準,強化電影圈製片業與其他產業的媒合,逐步將電影導向自由市場,而非政府「欽點」下的拍片企畫,那麼更多新銳電影人將得到更多拍片機會,甚至可能出現以小搏大的票房奇蹟。

台灣需要出現更多「非主流」的獨立電影,非主流、小成本製作下的電影票房奇蹟也層出不窮,譬如前陣子爆紅的日本電影《一屍到底》,以及諾蘭首部電影長片《跟蹤》,就是典型以小搏大的成功案例,電影貸款制可以提供新人更多的拍片機會,也提供創作者真正對自己的作品負責任的機會。

這個方向或許太過極端,或許可以走一個中間路線,補助與貸款並行制度,真正做到讓台灣電影產業百花齊放的可能性。

(作者為導演)

#電影 #貸款 #輔導金 #企畫 #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