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歲高齡的季辛吉日前在紐約經濟俱樂部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希望美中能為兩國關係中出現的威脅「畫紅線」。

季辛吉警告,美中必須為日趨激烈的競爭設立「交戰規則」,否則將可能重現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不確定局勢,甚至為了一點小事而擦槍走火。他說,「我國與中國必須討論,越過什麼樣的界線後他們將不再進一步威脅對方,以及如何定義那個界線。」

這是季辛吉針對中美關係的最新發言。作為中美建交的催生者及中美關係的推動者,季辛吉垂暮之年仍時刻關心兩國關係的變化,不令人意外。有趣而值得關注的是,他的談話也因此相當程度地可以折射出兩國關係的現狀與走勢。

不妨就從川普4年前當選總統以來做個回顧。2016年11月,川普當選之後才幾天,就邀請當時已93高齡的季辛吉到紐約的川普大廈請益國事。兩人深談後,耄耋之年的季辛吉不辭辛勞飛了一趟莫斯科,與普丁做了一番長談。據推測,這是季氏向川普做的戰略建議:聯俄抗中。這樣的戰略思維完全符合季辛吉的戰略邏輯,聯合老三一起對付老二,上世紀1970年代,中國綜合實力是老三,所以聯中對抗當時美國的最大對手蘇聯。半世紀之後,美國的潛在敵人換成了中國,所以聯俄抗中, 十分合理。此一傳聞後來有媒體證之於季氏本人,未見否認,只是避答。美國後來聯俄不成,與國內反俄勢力及情緒強大有關,這無關季辛吉。

川普執政之後,中國崛起勢頭不減,果然對作為老大的美國壓力日增。川普於是在前任歐巴馬的遏華戰略(亞太再平衡)上持續加碼,貿易戰、科技戰相繼開打,香港牌、新疆牌、南海牌、台灣牌輪番出招。這個時候,季辛吉說話了:「中美關係回不去了;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以前那個時候了。」很明顯,季氏對中美之終將走向惡鬥,心裡十分清楚。

但形式發展可能出乎季氏意料,川普的招不是不見效果(如新疆牌、香港牌、貿易戰),就是兩敗俱傷(科技戰),這時季氏開始有些惱火了,今年7月,他說如果美國失敗,誰也別想好過,尤其中國。惱火之餘,他似乎感受到美國的危機了。但與此同時,他不失為一個世界格局的戰略家,隱約看到了並說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這個被改變的世界秩序,不就是長期以來一貫由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嗎?

這一次,季氏終於有了反思了。他認為美國需要「換一種新的思維方式」來理解當今複雜世界,因為「沒有任何國家可以享受在戰略和經濟上,都不受其他國家威脅的單方面優勢。」他又說,「美國的決策者應該明白,可以確保從純經濟的領域來說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勒索美國。然而,實現這個目標並不意味著,必須要針對及削弱其他國家的任何潛在技術能力。」

看來,季辛吉看到美國執政當局,如一意孤行與中國鬥下去未必能占到上風之外,多少也看到了美國執政者的決策思維及行為的不當之處了。

#美國 #季辛吉 #季氏 #中國 #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