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86年開始,也被稱為中華民國或自由中國的台灣走向了民主化。這個年輕的民主國家以擁有公民社會、公平選舉與自由多元主義而自傲。但是,近月以來愈來愈多的台灣人民擔心,這個島國可能正一步一步從一個民主法治的年輕民主國家走向個警察國家。

今年10月26日,台灣負責對電視台與廣播電台發出證件與執照的獨立機關「國家傳播委員會」(NCC)將舉行一場會議,討論中天電視台的新聞頻道(下稱新聞台)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在對電視台與廣播電台發出證照之後,NCC每六年還會對他們頻道的報導與評論有無違規決定是否發出執照。

台灣擁有許多電視台有,每一家電視台都有很多頻道。但只有中天新聞台與TVBS新聞台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其他電視台的頻道不是為政府控制,就是非政治性的新聞台。蔡英文總統不喜歡這兩個新聞台因爲他們經常批評她的政策蓹施政表現。這也是NCC常找這兩家新聞台原因。

然而,在民主法治國家,媒體是政府的天然對手。如果NCC剝奪了中天新聞台(第52台)換照的權利,下一個將是TVBS新聞台。至少就電視新聞台來說,台灣將只有一個聲音。在這兩家新聞台被蔡政府消滅之後,將會輪到那些監督政府的廣播節目。

絕大多數人民不會同意台灣只有一種聲音。他們也不樂見台灣變成一個警察國家。但如果政府不尊重新聞自由,們的惡夢將會成真。更糟的是,共黨中國與自由中國也將沒有什麼區別。

首先,一個政府必須被媒體監督。這也是在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之外,媒體被稱之為「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的原因。

第七段換文:

早在出任美國第三位總統(1801-1809年)14年之前,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1787年1月16日在巴黎致函參加大陸會議代表卡林頓(Edward Carrington)討論自由的報紙對政府監督的重要性。由於他認為美國政府的根基在於人民的意見,因此他說到:「如果我必須就一個沒有報紙的政府與有報紙而無政府做出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當傑佛遜寫下他的千古名言時正值法國大革命爆發前夕。他目睹法國分裂為兩個對立的階級,政府像豺狼一樣鯨吞蠶食人民的財產,而人民則像綿羊一馴服。因此,他警告說:「包括新美國政府在內的所有政府,除非接受具有知識公民的監督,將會不可避免地變成豺狼。」

其次,在其名著「新階級: 共產制度的解析」一書中,已故南斯拉夫副總統吉拉斯(Milovan Đjilas)批評時為該國總統的狄托(Josip Broz Tito)與手下在革命之後迅速成為「新階級」。

在被政府逮捕之前,吉拉斯一直鼓吹要將南斯拉夫轉變成一個議會民主國家,當然不見容於當道。在他看來,如果南斯拉夫不受收任何機制監督,則很快就會變成一個失控的怪獸,而領導菁英也會享受著比被南共推翻的舊階級更多的權力。

最後,正如19世紀英國歷史學者阿克通爵士(Lord Acton)所指出的:「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如果政府推動政策卻無制衡機制,領導菁英將會很快腐化。面對腐化爭議,蔡總統數月前曾信誓旦旦地向人民保證,她不會容許她的政府走向貪腐,並承諾她將採取行動防止政府腐化。除了金錢貪污之外,腐化也包括不斷的擴權與權力的傲慢。

中天電視台(第52台)的命運將考驗蔡政府的是否採取行動引領台灣繼續成為一個具有活力的民主國家,還是將台灣漸漸變成一個警察國家。

(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一個 #台灣 #新聞台 #電視台 #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