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投票的美國總統大選,其實是一場「愛川普vs.恨川普」的對決,看最後是哪一群人勝出,拜登的面貌相對平淡模糊,不過也沒辦法,能和川普搶戲的人還沒有出生。

德國人在戰後深切反省,為什麼自己竟然能做出聽命希特勒並屠殺猶太人的事來,這番靈魂探索(soul searching)美國人也該做一做,免得日後孫兒問當年怎麼會選川普這種人當總統時答不出來。但美國人不一定會如此重度自省,因為這會碰觸到很多不愉快的東西,至少陷在眼前的愛憎狂熱時不會。

不只陷在對川普的狂熱愛恨裡,在外人看來,美國這個號稱世界第一等的國家,有些事情卻像是自己把自己掐進了泥坑,最近一個讓台灣人瞠目結舌的例子是口罩,這麼好的東西,美國竟然有人為了反對它而上街示威。在台灣人看來,簡直是害人害己,而一直淡化疫情、拒戴口罩、確診後趴趴走的川普,根本是在草菅人命。當然,川普是為了選舉,但他的操作之所以能鼓動風潮,和美國的集體性格有關。

性格決定命運,一個國家的集體性格也會造就其命運。美國雖向來被視為自由的標竿,民主的最佳典範,但美國的集體性格,自從當年反抗英國殖民政府開始,就有非常濃厚的個人主義特質,主張自己的人生自己顧,討厭政府權力過大或過度插手民眾生活。反對戴口罩者認為自己的臉只有自己能管,政府無權強制人民戴口罩,而川普把戴口罩政治化,和疫情一起抹黑成民主黨的陰謀,於是一個單純的科學問題成了政治工具,21萬死亡者中,不知道多少要算到川普頭上。

美國強烈的個人主義,還體現在健保上,認為自己的健康自己顧,自己的保險自己買,因此美國是先進國家中唯一沒有全民健保的,這個市場被幾家大保險公司瓜分,民眾付的保費又貴又保不完整。歐巴馬推歐記健保時,中產階級反彈非常大,因為有錢人不怕多繳,老人和窮人本就有Medicare和Medicaid的幫忙,倒是收入中段的大部分人口保費大漲。如果美國能一開始就走英國的全民健保制,也不至於現在醫保沉痾一片,根本無法打掉重練。

另一個更鮮明的個人主義,就是槍枝了。從持槍在西部開疆闢土自己的家園自己顧開始,美國人就認為槍枝等同於合憲的自衛權,事實上憲法第二條也予以列明。但槍枝氾濫卻導致美國全球第一多的槍下亡魂,瘋狂分子用槍枝濫殺無辜的事件屢屢出現,雖然許多州已加強管制殺傷力強大的槍枝,但支持擁槍者的數量及政治影響力都很強,例如全美步槍協會就是一個歷史悠久又勢力龐大的團體,而且是共和黨及川普的重要金主。

所以,川普嘲笑口罩、反對歐記健保、支持擁槍,這些讓美國繼續陷在泥坑裡的行為,在選票上是有市場的,因為與美國性格中向來的個人主義相符,只是這些個人主義的走向卻可能集體損害了每個人的利益。

川普防疫糟到自己也染了疫,有人因此確信川普篤定敗選,但這還要看幾個搖擺州的選舉人票他能拿多少。美國總統其實是間接選舉,由選票決定每州選舉人團,再計算選舉人團來產生總統,就算輸了人口多的大州,只要多險勝幾個人口少的州,就能贏得勝選。上次川普輸了希拉蕊260萬普選票,卻靠著選舉人團票數當選,這要是在台灣八成得暴動了。雖然難說川普是輸是贏,但美國社會的撕裂對立,卻絕對還會持續震盪。

#川普 #美國 #一個 #個人主義 #槍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