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榮航空由高雄小港機場飛往東沙的B7-9051次軍包機,10月15日上午飛往東沙時,港方通知台灣航空管制中心有關航班需遵守的最低安全高度(26000呎以下有危險活動),此時台灣航空管制中心向港方表示取消有關航班進入香港情報區的要求。本事件是我方不願意遵守最低安全高度而取消進入,並非港方拒絕我方進入。

事件經過尚未明白之初,立即引發台灣官民一陣譁然,足證民眾情緒高度緊繃。事實上,近期東沙及其附近海空域並無過激的軍事活動。如10月9日傍晚解放軍兩架軍機飛近東沙島北方。駐台灣當面的第73集團軍所屬的部隊在9月分組織城鎮攻防演練後,10月中再實施檢驗兩棲合成部隊與陸航、特戰、電子對抗等戰力的融合與實戰能力。另解放軍13日至17日在福建省南部的古雷半島東側海域進行實彈射擊,唯演習海域距東沙180浬,所有的實彈射擊都不會在該空域構成危險。

有人認為此事件可能是美國對台軍售引起大陸方面的報復。外媒報導美國將出售給台灣的7項先進武器中,3項近日已獲美國國務院批准,白宮即將通知國會準備向台灣出售這批武器。3項武器包括洛馬公司生產的「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波音公司生產的「增程型場外攻陸飛彈(SLAM-ER)」,以及裝設於F-16戰機的外掛感測器吊艙。其中多管火箭系統與增程型場外攻陸飛彈應該算是攻擊性武器,引起中共的強烈反對。但東沙軍包機事件純屬誤會,還不夠資格聯想成報復。

如中共欲取東沙,應易如反掌,不必如此大費周折。對東沙之增援,無論我方採何種方式運補,在兵力、空間、時間上均對我極不利。

一般對孤懸遠海之海島防衛,海、空勝則島存,如中途島;海、空失利則島亡,如威克島(美國)、瓜島、塞班島(日本)。也就是要想固守海島,海空軍就必須在場,因此在馬政府第一本《四年國防檢討》中,主辦人閻鐵麟海軍上校就曾堅持將「建立空中加油能力」列入,但雖列入卻毫無作為。第二本中更將其刪除。

其實我方高層完全沒有制海的概念,看美方飛機不斷地在東沙至台灣西南海域穿梭,為什麼?因為那是解放軍海軍進出台灣西南海域和進出太平洋的必經通路,是一個制扼的閘口,所以東沙應該好好經營的。而這個海域我們也應該好好巡邏的,遺憾的是,我們連這種概念都沒有,硬把一塊瑰寶當成雞肋。 其實東沙如此,台灣又何嘗不是如此。前些日子討論海軍的新巡防艦,最重要的不是噸位,而是要能在高威脅下存活,方能奢求確保外島和海上交通線的安全。台灣如果守住了東沙,才能平起平坐地闊談加入印太聯盟。

(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東沙 #海域 #我方 #包機 #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