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治新秀吳怡農提出「在家在兵」的主張,引起社會一片熱議。其實,此議題值得深入探究,並延伸至更本質的思考。當兵與否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訓練和武裝,尤其是後者。手中有槍才叫做軍人,無武裝的軍人等於恢復平民身分。

「在家當兵」的重點就是槍放在家裡,那麼子彈呢?沒有子彈的槍只是一支大木棍而己,威力不一定強過一根鎯頭。所以子彈當然要跟槍一起在放在家裡。接下來就是武器彈藥管理的問題。目前各國軍營的武器和彈藥都是集中嚴格管理,使用時發放,用完後收回,每一把槍每一顆子彈都要登記核算,遺失武器彈藥是重大事件,從上到下都要追究責任的。現在「在家當兵」制度,假設大部分役男或後備軍人在家,意味著有幾十萬把槍枝和相應數量的子彈放在家中。如何定期查核?是否要請里長每天拜訪,以確定槍枝和子彈都安然無恙?

有人以以色列軍人可以攜槍出營為例,說實在的,多年前我還剛好在以色列實際採訪過這個問題,全世界只有以色列可以這麼做,而且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持槍外出的以色列軍人會相互射擊。即使如此,當地高級軍官仍然跟我說,還是會發生失戀的軍人用槍射殺變心女友的悲劇。

想想看,在台灣如果槍可以放在役男或後備軍人家中,會變成什麼樣呢?有些役男和後備軍人就是幫派分子,或他們的兄長是,突然之間不用買黑槍了,家中就有合法的自動或半自動槍及子彈,而且還「火力強大」。

再擴大範圍試想,以目前台灣的政治現況,大部分役男和後備軍人,以及他們的兄長,都有一定政黨派別屬性的。這代表著,到了最後,民進黨人士有槍、國民黨人士有槍、民眾黨人士有槍、時力人士有槍、喜樂島人士有槍、新黨人士有槍,反年改團體有槍,甚至此刻凝聚力依然強大的鋼鐵韓粉也有槍。

如此一來,彼此之間就不再只限於網路上的謾罵,而是有了更激烈的想像空間。哪些人擁有更強的民族榮耀感?哪些人內心充滿了仇恨?哪些人不斷刻意抹黑他人?哪些網紅講話太囂張?哪些名嘴令人厭煩?一旦家中有槍,就跟在美國一樣,在不少人心中,面對所有那些討厭的事和討厭的人,突然都有了明確的解決方案,而且可以一次徹底解決。

這就是吳怡農「在家當兵」主張實施後的台灣社會,吳的居家附近的支持者家中有槍,反對者家中也有槍。所有政府首長和重要政治人物恐怕都要穿防彈衣上班,也要開特別進口的防彈車。更可怕的,有些幫派可能已經集中了上百把的步槍和子彈,準備對某個警察局或法院,進行報復性的攻堅。重大社會議題爆發大規模群眾抗議事件時,是否需要軍方出動裝甲車支援?

結論,是否我反對吳怡農的「在家當兵」主張?不是,我完全贊成,而且越快實施越好。就像外交部發言人說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我也完全支持,而且宜早不宜晚。事實證明,只有支持好戰的主張,才能揭穿好戰者的謊言。就像蔡英文總統、吳釗燮部長、邱義仁前祕書長現在就大幅縮回來。充分支持好戰的執政者,等於讓他們無可迴避地站在第一線,成為第一個面對後果的人,這是讓真相浮現最快的辦法。

#有槍 #子彈 #軍人 #主張 #在家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