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在美國的華裔朋友,不斷寄給我一些支持川普的視頻及言論給我,其中不乏法輪功的團體和個人,也有不少是民主派人士,他們喜歡川普給中國的壓力,希望看到習近平被修理後政權垮台,因此全力挺川普連任,不僅宣傳對川普有利的各種消息,企圖說服閱聽群眾他已勝券在握,同時也散播任何對拜登不利的報導,表示若後者當選,將會使美國對中的立場軟化。

同樣地,台灣很多民眾聽到川普帶著輕蔑的口吻,堅持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時,本身的仇中情緒立即獲得共鳴,感覺他是我們的朋友。或許這也說明為何在最近一次國際性民意調查中,台灣是最支持川普的亞洲國家。然而,川普政府對台灣的友善態度通常來自於他的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或是國防部長艾斯伯。川普的推特中若提到台灣,一定和軍購有關,他是將我們當作一個願花錢採購的大客戶。然而,許多台灣人忘記川普和我們台灣人擁有的許多價值有相當的距離。

首先,川普處理新冠病毒的態度,因為不相信科學,而嘲笑台灣人民普遍願意遵守戴口罩專家建議,就是第一個例子。我們在視頻上看到許多支持川普的美國群眾,不僅拒絕戴口罩,有時還和要求的店家大打出手,甚至許多宣稱新冠病毒是假消息,根本不存在。川普不僅不尊重自己團隊中的公衛專家,甚至還公開駁斥佛奇的主張。台灣的民眾願意配合政府的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的推動,但卻盲目支持一個不顧人命的川普(如果用同樣比例的台灣感染新關病毒人數和死亡率來看美國,後者應僅有不到1萬人染疫,而不是800萬人,死亡人數應在100人左右,而不是22萬人),豈不怪哉?

其次,川普對全球暖化議題的忽視和輕蔑態度,包括退出《巴黎氣候變遷協定》,也不會是台灣人的價值。當加州面臨大火吞噬時,川普不願意接受任何與氣候變遷相關的說法,認為或許當天氣轉涼後,情況就會改善。川普主張全面性地解除管制,讓美國能源企業可以不受限制地開發頁岩油、「乾淨」的煤、甚至是阿拉斯加原始處女地的石油和天然氣,完全沒有想要促成美國綠能的發展,這似乎也和我們的價值抵觸。

再者,川普對美國女性和少數族群的態度,看在一個重視女權和弱勢族群權益的台灣民眾眼中,應當是要受到譴責的。我們不斷希望能夠提高基本工資,同時也讓移工享有同等的待遇、甚至全民健保,這些都不是川普的價值。當我們看重新住民的第二代,視其為不折不扣的台灣人時,川普還在質疑第二代和第三代在美國出身的少數族裔,不是美國人、不值得信任。川普最近造勢場合提到洗碗機對婦女家務的貢獻,基本上就是一個認為女性僅應照顧家庭、而不鼓勵婦女發展事業的態度。

最後,川普在國際事務採取單邊主義的做法,如退出TPP和聯合國相關國際組織等,基本上對想要積極參與國際社會的台灣來說,即使獲得美國支持,也缺乏說服力。美國退出WHO、卻支持台灣參與這個國際組織,是一個極其矛盾的思維。

至於川普在美國國內將新冠病毒歸罪於中國的說法,不僅讓戴口罩的華裔人士在今年年初遭受無數的另樣眼光和言語及肢體的暴力,甚至整個亞裔都一齊蒙受歧視對待。川普至今仍喜歡將新冠病毒歸罪於中國,稱其為中國病毒、功夫病毒、或熊貓病毒。若是這回他輸了選舉,許多支持川普的民眾很可能會將原因歸罪於華裔。不知為何在美國的華裔,明知川普是個種族主義者,卻因為討厭習近平,而寧可選擇受到歧視和異樣眼光,也要挺川普?

唯一可以解釋美國部分華裔和許多台灣人偏好川普立場的原因,當然是共同的反對中共政權。不過,川普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從未像90年代民主黨柯林頓政府討論最惠國待遇時,將人權議題與其掛鉤。多少中國大陸的異議分子,都是在那個時期結束監禁、獲得自由,川普難道沒有意識到目前中國大陸還有許多異議分子,可以是他談判的籌碼嗎?長期重視民主與人權的民主黨上台後,拜登或許不會貧嘴罵中國,但說不定可以更關注這些異議人士,甚至促成被逮捕的香港反送中人士和台灣「間諜」的釋放,我們有何理由一定要押寶在川普身上?(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川普 #美國 #台灣 #許多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