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常委會17日通過《出口管制法》,將於12月1日起生效。台灣媒體分析這套法律,都認為是要反制美國近來對中國的技術封鎖。這種說法不能說錯,但還是忽略了該法真正的立法原意,有必要加以釐清。

軍事戰略專家張競博士,在今年初即已撰文指出,中國大陸的出口管制法早在2016和2017年都列入國務院當年的立法工作計畫,而且它和聯合國2013年通過的《武器貿易條約》有密切的關係。換言之,身為一個全球數一數二的經濟體、第2大武器生產國和第5大武器出口國,也是全球最大的一般貨品出口國,中國必須和其他大國一樣,有一套完整的出口管制機制,來控管所有的出口品。因此,並非因為美國過去兩年對華為等中國企業發動科技圍堵,以及後續的技術封鎖之後,北京才忽然領悟到必須有類似的法規才能對美國制衡。

聯合國在2013年4月通過的《武器貿易條約》,是要監督8種常規武器(坦克、裝甲戰車、大口徑大砲、戰鬥機、攻擊直升機、戰艦、飛彈、飛彈發射器和小型軍火)的國際貿易,確保武器出口不被用於種族滅絕、戰爭罪行或落入恐怖分子和犯罪集團手中。美國歐巴馬總統簽署了條約,但參議院未能批准;川普總統更在去年4月簽署行政命令退出。中國外長王毅則在去年9月的聯合國會議中宣布,中國已啟動該條約的國內法律程序;今年6月中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加入該條約,7月正式遞文加入。一來一往,展現了兩大國目前在國際事務上的態度。

在這種背景之下,大陸在去年12月28日公布了「出口管制法草案」,上網提請各方表達意見,終於在日前立法通過。通過的版本和原草案基本相同,只在少數條文上稍作修改和調整;但加上了一個新的條文,也就是第48條,規範任何國家或地區濫用出口管制措施危害到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和利益的,中國大陸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該國家或地區對等採取措施。這目前當然可以被視為針對美國,但也可以更廣泛地針對其他類似的國家或地區,甚至有可能包括台灣「地區」。

若是針對美國科技出口封鎖對岸,則大陸的「中國禁制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以及「不可靠實體清單」應該已經足夠。這套出口管制法,其實肩負了更重大的責任,要讓中國大陸這個在國際武器和技術市場上快速崛起的大國,在這些交易上有一套和國際接軌的機制,協助中國發展成一個全球更重要的貿易領導者,不會像美國一樣遭到許多國家的批評。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套法律來得雖然有點晚,但卻是一個貿易大國必備且相當重要的規範機制。

(作者為華梵大學兼任副教授)

#美國 #管制法 #中國 #中國大陸 #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