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綠的電視頻道裡,女主持人周玉蔻張牙舞爪地痛罵旺中集團堪比延安時期的毛澤東,抓筆桿,抓麥克風,泡製輿論,攻擊執政當局。鏡頭一轉,人稱小綠政黨的立委林昶佐,錯引馬政府時代NCC換照一事,指控旺旺集團拿了中共的補助,回台辦媒體、荼毒台灣觀眾。不出幾個小時,新聞報導,中天換照公聽會,NCC邀請中天大股東蔡衍明與會。恍然大悟,這莫非都是套好的戲碼?

周玉蔻錯將蔡衍明比做毛澤東,她無視民進黨一心嚮往中共「媒體必須姓黨、媒體負責人由黨指派」的做派,忽視蘇貞昌干預媒體和NCC的「豐功偉績」,也忘記了她自個兒當年開台灣風氣之先,「為男友關說施壓」的資深媒體人經驗。這樣的主持人,如何能詮釋公正客觀、新聞自由?

如今電視談話性節目,除了吠吠狂言的名嘴外,也不忘找來立場鮮明的立委同志掠陣。立委躲在言論免責權的保護傘下,肆意攻擊政敵,焉知他們私下幹了多少齷齪事、拿了多少好處?指控中天拿了中共鉅額補助?台灣一干大企業、凡是在大陸投資設廠的,哪家企業不曾享受中共退稅的優惠措施?明著,三減五免、優惠價格取得土地、外銷退稅、五險一金推遲實施,外界如何看得清?按照林立委的邏輯,赴陸投資的企業,包括他媽,豈不都有被中共統戰吸收利用的嫌疑?台資企業,百萬員工,諜影幢幢,哪裡還需透過紅媒來滲透思想?

有好一段時間,台灣的電視新聞跟著日報晚報走,網路和社群媒體興起、晚報不支倒地後,電視新聞基本上跟著執政當局走,跟著爆料公社走,原發性的新聞越來越少。原發性的新聞缺缺,要和台灣的電視媒體談新聞公正客觀,談新聞自由,是諷刺,也是個假議題。至於那些成天在電視上無的放矢、構陷他人是紅媒、是中共代言人的名嘴,真要檢視他們過往新聞工作的經驗,不是醜陋汙穢、不堪聞問,就是獨擅八卦、別無所長,若說他們心裡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天平,嘴裡能吐出公正客觀,那是天大笑話!他們,只是一群鷹犬,甘為有權力的人、獻媚取樂罷了。

電視新聞品質低落,名嘴立委甘為鷹犬,偏偏NCC還依著電視台名嘴自由亂講的內容,按圖索驥地去找不同立場電視台的碴,作為定期換照的依據。誠不知是NCC監理著媒體、還是特定媒體操控著NCC?而NCC找來外部委員參與換照審查,也讓人疑惑,是NCC規避獨立審查的責任,是NCC大權早已旁落?還是黨政軍借NCC的屍還了魂?

中天換照風波越演越烈,行政院長蘇貞昌難避嫌疑。細數蘇貞昌操弄媒體、干預NCC的紀錄,可謂台灣政壇第一人。2007年介入日本富士電視台出售台視股權案、臭名遠揚東瀛;2007年TVBS新聞處理失當,蘇插手NCC,NCC不從,蘇列出NCC十大罪狀案;紅衫軍天下圍攻阿扁時,蘇甚至要求NCC關掉飛碟和台灣之聲廣播電台;2019年,一句「NCC誰都管它不到,它也甚麼都不管」NCC主委詹婷怡被請辭;今年3月,NCC通過台數科新聞台發照,蘇震怒,NCC被迫收回決議;不多久,NCC人事更迭,一如總統府外洩的機密所述,親綠學者出任NCC委員並擔任換照公聽會主持人。至此,蘇貞昌領導下的NCC,獨立性蕩然無存矣!

細看中天換照這齣大戲,分三階段操作。第一階段,名嘴、媒體瘋狂攀咬中天舔共媚共,罰鍰最高。第二階段,NCC假藉輿論皆曰可殺,召開聽證會,藉特定外部專家學者之手,廢了中天的照。第三階段,清理中天所遺頻道,引進特定對象,為派系力捧的2024總統候選人,堅壁清野,掃除障礙。再細看,這齣戲留下了幾點的懸念:究竟,這是忠孝西路奪權的前戲,還是凱達格蘭大道介壽堂的臨別秋波?是民進黨派系左右了府院,還是府院借道派系,操控了輿論與NCC?是狗搖尾巴,還是尾巴搖狗?

台海情勢日益緊張,執政當局不思緩解,卻忙著重重壘萬山,不許一溪奔,寒蟬之外,怎能不讓人寒心?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CC #媒體 #新聞 #名嘴 #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