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熱門話題是恢復徵兵、延長教召、社區皆兵、美國民眾願意支持台灣和中共作戰、甚至是如果中共訴諸武統的話,有高達8成台灣人願意打仗,一時間,台灣上空似乎戰雲密布,好像年輕人個個都想上前線奮勇殺敵,結果前國防部長馮世寬突然來了一句「渣男」,頓時間澆了一盆冷水,讓大家冷靜下來。

70年了,國民政府從大陸撤退來台,台灣本島已經70年沒有發生任何戰事,歷經了3代的和平時光,正因為這樣,大概都對戰爭的災難無感,儘管曾經走過戰爭年代的老一輩再三提醒:避戰,避戰,避戰!但是聽在年輕世代的耳中,不是打成失敗主義,就是打成中共同路人,馬英九前總統也提醒首戰即終戰,同樣遭到無情的批判。這讓我想起了,以色列前總理拉賓。

拉賓兩度擔任以色列總理,當過國防部長,曾經是一位驍勇善戰的軍人,領軍打過著名的「六日戰爭」,戰勝埃及、約旦等這些鄰近的阿拉伯國家,但是,在1993年他卻和死對頭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首腦阿拉法特達成了和平協議,這項偉大的創舉,讓他隔年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可說是實至名歸。然而,卻在第二年的一個和平集會中遭到激進的以色列青年暗殺死亡,震驚全世界,原來為了和平是要付出生命代價的,拉賓作為一位軍人沒有死在戰場上,卻是死在和平的集會場合中,令人不勝唏噓。

當年拉賓在簽署和平協議時,面對以色列一波又一波反對謀和的聲浪和抗議示威,曾經說過許多名言,他說:「我是個經過浴血戰場的人,所以我要尋找和平的出路…,幾萬個示威的喊叫,還遠不如一個哭兒子戰死的母親的眼淚,給我的震撼。」當時反對他簽署和平協議的群眾大會上,有人高舉拉賓是猶太人的叛徒,然而拉賓用過人的勇氣堅持走和解的道路。

前一陣子,在美國的鼓勵牽線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巴林等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川普自豪這是他的政績,讓中東遠離戰爭。可是,回到亞洲,美國卻為了和中國對抗,拉著台灣上前線,民進黨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也跟著配合演出,再發動所謂鍵盤戰士,在網路上喊衝喊殺,兩岸對立氣氛直線上升,戰爭還沒開始,我們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例如,為了應付中共戰機擾台,日前國防部長證實,我國空軍為此已出動超過2000架次戰機,耗費的成本達台幣255億元,另外,為了防衛需要,未來幾年我們對美的軍事採購總經費估計7647億元,這麼龐大的預算需在未來數年編列預算支應,必須要耗盡民生經濟來應付。然而回頭看看台灣的現狀,面對勞保即將破產,政府卻無力負擔,所以要轉嫁到勞工身上;健保也將破產,所以要調漲健保費率。我們寧可拿錢去買軍火,卻犧牲了民生經濟,這划算嗎?

台灣還有一個更嚴重的結構性問題,大家都知道,上戰場的都是年輕人,台灣人口老化的問題非常嚴重,我們為了保護年輕人都來不急,還要犧牲他們去打仗嗎?最近光是為了教召延長的問題,馬上有人聯想到對企業生產力的影響,最近國發會預估,台灣的總人口將於今年開始轉呈負成長,主要是因為今年出生數將低於死亡數,人口開始自然減少,預估5年後我國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我們不去思索如何創造安居樂業的環境,還處處想要著戰爭,甚至搞到社區皆兵,這樣年輕人還敢生小孩嗎?還記得前一陣子雙十節的軍機在凌晨預演,就讓睡夢中的台北市民驚醒,以為戰爭臨頭,慌張不已,可見戰爭會帶來多大的恐懼與傷害。

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曾經說過,「從來就不存在好的戰爭,也不存在壞的和平」,意思是所有的戰爭都是殘酷無情。我們政府最喜歡說,我們不求戰,也絕不避戰,但如果看看戰爭的後果,甚至是這段時間我們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在討論戰爭,花了這麼多錢在軍事武器的採購上,是不是應該改成,我們要全力避戰、求和。拉賓在被暗殺的時候,那顆無情的子彈貫穿胸膛,鮮血將他的演說稿染紅,這篇演說稿的題目是〈和平終將實現〉,一位軍人尚且用自己的生命追求和平,我們有甚麼理由不斷升高戰爭的可能性?

#戰爭 #拉賓 #和平 #避戰 #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