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新聞台面臨存續關頭,NCC即將於本月26日破天荒為此召開聽證會,台灣的新聞與言論自由能否獲得應有的尊重與保障?中天新聞台的換照審議能否得到公平公正的處理?社會應更深切了解,正確判斷。

民進黨政府處心積慮想關掉中天新聞台,可以分別從兩個策略與三個階段審視。兩個策略指的是如何建構撤掉中天的理由或依據,一個是危害國家安全的指控與抹紅,另一個則是增加對中天裁罰的數量,以證明中天經營不善與專業不佳。

但蔡政府就媒體如何危害國安的定義說不清楚,更提不出兩者相關連的證據,只流於輿論的製造、感覺的渲染,當然抵擋不住民主需要多元價值、不容只有一種聲音的質疑與批判;因此不斷累積對中天新聞台甚至評論的行政處分,以營造關掉中天的社會聲浪,便成為其屢試不爽的偏方。而最大的弔詭是,NCC算準了外界只會看到中天被NCC裁罰的案件遙遙領先所有新聞台,卻很少人清楚中天被罰的原因是否公正合理,乃至與其他台相比是否有公平的標準?

裁罰明顯有雙重標準

三個階段則是指如何操作、執行的過程:一是透過綠媒、綠嘴、網軍瘋狂撕咬中天舔共媚共、賣台危害國安,而且罰鍰最重最高;二是NCC假藉輿論皆曰可殺,召開聽證會公審,藉特定外部專家學者之手,廢了中天的照。三是清理中天所空出的黃金頻道,引進特定對象,讓民進黨派系結盟的政商勢力進駐互利。

這其中,危害國安的紅媒指控是明著來的炮轟,不斷罰鍰的累積看似也是明著來的行政處分,但其實更像是傷人於暗處的狙擊,讓你無從辯解,而外界也分不清虛實,等到你回過神來,無數小痛已擴大為致命傷口。

以NCC近10年對新聞台的裁處案例來看,前8年各台被裁處者有兩大類,一是違反節目分級/違反兒少法、性侵防治法/妨害公序良俗;二是廣告違法(廣告超秒/置入行銷/新聞廣告化)等,從未因為政治評論罰過電視台。但2018年民進黨敗選次年,首度出現政治新聞和政論節目因「違反事實查證遭到處分(中天5件、T台1件、三立1件)。

再以今年1~9月NCC公布的11件新聞台裁處案例來看,違反事實查證遭處分共5件,全都是中天的政治新聞和政論節目;因為來賓發言評論政治而遭政府處分的案例,10年中只有中天一家被罰!

絕的是,這兩年來政府既開先例也開惡例,竟然跨越紅線對政治新聞與評論開罰,而且還只裁罰特定電視台,明顯是雙重標準。這段時間「剛好」就是從2018年末韓流掀起熱潮、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也「恰巧」是蘇貞昌回鍋閣揆的這兩年,這不是蓄意為之,拿特定對象開刀,製造寒蟬效應,什麼才是?

尤有甚者,來賓強強滾在節目中因為批判1450和網軍,中天新聞台兩度遭到裁罰;但過去政論節目若來賓發言不當,權益受損者依法自會針對來賓提告,如陳菊告過謝寒冰、馬英九告周玉蔻等,過去數十年來皆如此,從未發生過來賓因政治評論,竟使電視台被政府處分的情況。NCC說中天新聞台因常犯錯而遭罰,但以今年1~9月,各台因為廣告違規或是違反公序良俗遭處分有6件,其中沒有1件是中天,顯然NCC認證,中天只有「政治上的錯」。

配合執政者打擊異己

再以中天遭罰的一些著名案例來看,一位柚農在LIVE節目脫口而出,說錯柚子損失的數量,儘管主持人和來賓當即補充改正,竟也被NCC以「未經事實查證」重罰100萬元!試問LIVE節目如何控管言論?立即補充改正竟然也不算補正?又如中天報導韓國瑜、盧秀燕、侯友宜三人合體造勢,天現鳳凰雲吉兆,螢幕也上了「民俗不可盡信」的標語並有氣象專家的解說,卻還是被罰了40萬元;相對的,民視和三立都做了「祥龍真子?賴清德接閣揆當晚「巨龍紅光」被傳成異象的報導卻沒事。再如中天報導小朋友挺韓國瑜被罰60萬,但民視、三立報導三姐弟捧小豬撲滿要送蔡英文,還是沒事。NCC不是東廠,什麼才是?

NCC應該是通傳產業的推動者、通傳秩序的維護者,卻不務正業,以媒體管理者甚至控制者自居,還祭出關台手段,配合執政者打擊異己 ,即使能以行政權裁罰,卻在經不起陽光檢視的照射下,現出不堪深究的醜態,這是台灣民主最大的悲哀。

#中天 #NCC #新聞 #來賓 #裁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