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百年以來可能是最為短兵相接的一場總統和國會大選,投票已經啟動,開票日距今只剩8天,候選人、媒體、民意調查機構和其他利害關係人進入最後衝刺,但是對於選民而言,9月和10月驚奇,以及選前最後一場辯論,其實已經充分吸納,6千多萬人已經投票,方向篤定,對於接下來任何消息變化,大體「不動如山」。

何以這麼說?拜登家族醜聞不是正在熱議中?新冠疫情不是還持續困擾著川普?還有台灣極為關切的美中台局勢變化會不會發生?

要回答這些問題,必須根本了解今年的選民心理,八個字:事關川普,無關拜登。那些支持拜登的選民和那些支持川普的選民,早已形成定見,基本邏輯是,投川普是因為熱情支持獨行俠川普,熱情到可以不計新冠疫情的經驗教訓。而投拜登是因為堅決反川普,並非喜愛白眉老道,拜登家族醜聞因此也可以暫時策略性地忽略不計。

這個心理狀態對川普不利。媒體研究機構分析,10月14日爆發杭特拜登「電腦門」,到22日為時一個星期,消息光靠《紐約郵報》和Fox有線猛打,力道不夠,孤掌難鳴。不僅矽谷科技社群媒體托辣斯襄助民主黨為拜登封殺滅火,三大電視新聞網在總共73.5個小時的新聞節目中,ABC無報導,NBC只報導6分9秒,CBS不過10分33秒。主流媒體不顧新聞專業,顯然目的無他,就是要封殺川普。

至於所謂懷疑川普會在10月最後關頭製造美中台軍事緊張以助選情,這樣的觀點或關切,其實本來就沒有具體根據,僅只反映出對川普和美國國情的鬆散誤判。退一步說,其他不論,10月已經太遲。

明確地說,這一場選舉,本質清晰而現象模糊。本質上兩大議題,一是經濟,二是疫情,其他均屬次要。經濟是川普的強項,對於到目前仍然還沒有形成定見的中間選民而言,他們大多也能認同川普的政策與經濟,有所保留的主要是他的言語作風,可川普在總統大選最後一場辯論表現出適當節制,有助選情。

而對於拜登,中間選民比較有顧慮的,始終是他過去47年從政並無建樹,而此時廉頗老矣,可能被民主黨左派挾持,奔向冒進主義綠色新政。他在總統選舉辯論會中稅務和能源政策露餡,川普得點。

而疫情是川普軟肋,拜登悲觀預言嚴冬烏雲罩頂,川普則選擇樂觀,認為社會必須合理解封。客觀地說,只要到各生活圈、高速公路和碼頭去看,就可以知道,美國社會已經實際拒絕悲觀。拜登在地下室視頻競選,不幸脫離現實,背離了國民生活節奏。

至於現象的模糊,至少反映出三個因素,一是美國大選民調自從2016年失準之後亟待重建方法,民調信心與信任不足導致現象雜亂。二是美國主流媒體球員兼裁判,喪失了客觀中立,他們的報導存在著斷章取義和明顯歪曲,再加上如今科技篩選檢查,因而形成渠道與真相雙落差結果。三是台灣和大陸都對美國選情陷入瘋狂關切,因而媒體過度分析,分析到了幾乎美國9成以上選民的無感水域,忘記了自己不是選民。

總結川普連任選情化約到目前最關鍵的是兩大參數,首要在於共和黨(尚紅)選民在投票日紅潮蜂擁而出,將總投票人數衝破1億5千萬。其次,即將發布的第三季經濟數據,要能證實V型反彈。否則不利。

(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川普 #拜登 #選民 #媒體 #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