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昨日舉行「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說明」記者會,出席的財政部長蘇建榮(左起)、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及外交部長吳釗燮步入會場,共同宣布台美合作的訊息。(劉宗龍攝)
行政院昨日舉行「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說明」記者會,出席的財政部長蘇建榮(左起)、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及外交部長吳釗燮步入會場,共同宣布台美合作的訊息。(劉宗龍攝)

最近有兩件國際新聞事件值得關注:

第一是中國海關總署近日公布第3季外貿數據,出口連續第6個月正成長,進口也有不錯的增幅,外來投資則遠超過預期的增長,使得中國出口占全球出口的比例達到接近20%的歷史紀錄。

從經濟進出口數據,以及海外投資數據,都顯示雖然在美國舉國之力的重點打擊之下,中國經濟仍然整體運行良好無虞。不知當這樣的新聞出現在台灣讀者的眼前,讀者們會不會聯想起這1年多來,在台灣各式媒體上出現的那些專家學者的各種連篇累牘的「中國崩潰論」?

第二是美國川普總統行事作風極具爭議,也導致國際評價正反極端。但在整個歐洲和亞太地區,只有台灣民眾最支持川普連任並獲得42%的支持率。這讓台灣顯得極端「特異」,也違反整個歐亞大陸「普世價值」的認知。

這兩件看似獨立的事情,其實顯示台灣的認知存在著某種偏誤,而這種偏誤的認知又與台灣媒體逐漸集中、壟斷的言論市場存在著某種關聯。

從1990年代中國崩潰論開始,台灣的言論市場就出現了一批偏執的專家看衰中國。2010年之後,許多滯外不歸的大陸人更逐漸成為新一代中國問題的研究權威。此次中美貿易摩擦,到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以及華中夏季水患,各式學者專家眾口鑠金地說中國經濟這次即將崩潰,只是三峽大壩並沒有被台灣的口水衝破,經濟也沒有如他們預期的崩潰,中國也沒有出現難民潮。中國的出口總額、進口總額,以及海外投資金額均創下季度歷史新高,連中國對美出口也呈現正成長,甚至今年台灣投資大陸的金額也可望創新紀錄。

這些學者專家當時彷彿認為:以川普總統對中國的雷霆之怒,手指一指,中國就將如雪人一般地融化。然而,他們不了解的是:政治與經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邏輯,政治必須尋找敵人,樹立敵人,藉著打擊敵人來完成政治動員。

然而,經濟活動講究的是互利共贏,如果只有自己單方面占便宜,不但會失去客戶,還會得不到供應商和合作夥伴的信任。交易的對手並不是敵人,想要長期合作,就必須雙方互蒙其利。因此政治經濟雖然往往是一體兩面,但政治與經濟在某些時刻會產生分裂、碰撞,再重新趨於一致,直到下一個碰撞點的出現。這是中美現階段各種摩擦的本質。

所以,中美兩國在政治上趨於緊張,但是,在商業合作以及貿易投資上其實並沒有趨緩。同樣的,台灣與大陸在政治上雖有分歧,但是在經濟上卻是長期合作的夥伴,並且已然深度結合,今年台灣與大陸的貿易與投資金額也可望創新紀錄就是明證。

當代的日本學者往往反思為何日本在日俄戰爭之後,日本的民族主義日趨加強,最終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自我毀滅的惡性螺旋。他們發現:在當時的日本,這些被稱為「知識分子」的報紙記者、學者和文人,與當時的軍人相比更加好戰,更積極煽動「正義」的戰爭。

相反地,經歷過明治維新的元老,以及山本五十六等海軍高層都了解日本軍事力量和經濟能力的極限,試圖給戰爭的擴大踩下煞車,最終都遭遇了失敗。

台灣的知識分子應當清楚台灣軍事力量和經濟能力的極限,應為謀求兩岸的和平,為台灣的利益極大化而審時度勢,然而,很多人卻站在了煽動台灣民族主義的一方。

也許他們能力有限,多次破產的中國崩潰預測就是明證,也無法認知到政治經濟複雜的多元一體。他們的思維方式就是簡單地堅壁清野的二分法:不是敵人就是朋友。他們的確影響了台灣的媒體輿論場,並且塑造了中國是敵人,川普是朋友,導致了台灣是唯一對川普擁有高支持度的地區的特異殊榮。

台灣作為弱小的一方,只要失去了和平,則更容易失去了戰爭。不能讓壟斷的言論造成集體的認知偏誤。真正讓台灣賴以生存的是我們靈活的商業思維(Business Mind)。致力化敵為友,成為所有人的成功夥伴,這其實不也是低調務實的台商在此敵我難辨的紛亂世界中最佳的生存策略嗎?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台灣 #中國 #認知 #敵人 #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