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外交部為了吸納華僑第二代優秀人才,但又擔心他們中文程度不夠好,因此向考試院爭取,開放外交特考專業科目以英文作答,讓華僑優秀第二代可以進入外交體系。

目前外交部和相關主管機關初步研議的草案,是在原外交特考名額外另增設「高階英文能力組」。外交部表示,特設高階英文能力組的宗旨,是針對外交人員英文能力的特別要求,並非僅保留給華僑第二代青年,國內有志外交事務的青年也可以報考。考生錄取後也會有密集培訓與考核,確保具有處理外交的專業能力及中英文兼具的語文能力。

外交部這套做法其實別具用心。冠冕堂皇的說詞,也漏洞百出。

首先,外交特考並非一般的國考,特別要求「考、訓、用」合一。通過外交特考者僅僅取得接受專業訓練的資格,必須到外交部外交學院接受為期6個月的職前訓練。訓練成績及格者,才取得正式外交人員資格。

在外交學院受訓期間,除了英、法、西、德、日、阿等外語課程以外,其他課程的授課者包括政府高階首長、學者專家,以及相關領域傑出人士,完全以國語授課。學員的各項作業與心得報告也以中文撰寫。外交學院不可能為了高階英文能力組學員要求授課講座完全以英語授課。也難以要求考核人員批閱評分學員以英文做出的作業與心得報告。

尤其是連續兩個月的公文寫作課程,包括講授與習作全部以中文進行。高階英語能力組學員如果中文能力欠佳,能夠通過各項測驗嗎?

其次,外交部表示,高階英文能力組考生錄取後也會有密集培訓與考核,確保具有處理外交的專業能力及中英文兼具的語文能力。

任何語文的精進,絕非短時間內可以達成。高階英文能力組考生如果中文能力不足,不可能在6個月受訓期間突飛猛進,達到與一般外交特考及格者相同的程度。更何況外交學院受訓期間各項課程時數已滿,根本沒有其他時間專門培訓高階英文能力組學員的中文能力。

第三,如果報考高階英文能力組考生已經具備相當程度的中文水準,大可以參加一般外交特考,並且在英語考試中大幅領先其他考生,其錄取機會豈不是更高於一般考生?外交部何必另外增設高階英文能力組呢?

第四,所謂的華僑第二代青年,並不限於英語地區。其母語除了英語,也可能是西班牙語、法語、日語等等。他們的英語能力未必過人,外交部只增設高階英文能力組,豈不是排除其他語系「華僑第二代優秀人才」嗎?外交部提出此議實在難以自圓其說。

眾人猶記得「口譯哥」趙怡翔沒有通過外交特考,沒有取得正式外交人員資格,僅僅因為英語流利,便獲派出任我國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此事也引起社會譁然,包括監察委員仉桂美、江綺雯曾在去年1月,通過對外交部的糾正案。

外交此時提出外交特考增設高階英文能力組,難掩另立偏門的私心。說穿了,就是想要替「口譯哥」趙怡翔以及背景相同者漂白。

(作者為退休大使,曾任外交部外交學院副院長)

#高階 #英文能力 #外交部 #特考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