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電視換照案聽證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持人拒絕程序正義,一再拒絕中天律師公平答辯的要求,似乎是在為了日後判刑預作鋪陳,連同為綠營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都看不下去,形容「跟40年前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場景比起來更糟」。有人形容這場聽證會有如公審會,其實更像是一場獵巫審判會,充滿了先入為主的成見和莫須有的罪名,和掌權者打壓媒體封殺中天的意向聲聲應和。當政治權力對砧板上的新聞媒體比畫著何處下刀時,台灣新聞與言論自由被宰割的過程已經啟動。

當過老闆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趕走不順眼的員工,麻煩比較少的作法是先作鋪墊,揪到犯錯就多記幾個過,考績連續打得很差,積累的火候到了,開除時就不怕對方提告,因為有平時工作表現惡劣的證據。現在NCC的作法就有點像,從2018年九合一選舉失利,就開始頻頻對中天開罰,部分與新聞品質不夠好、編輯台把關不夠嚴有關,但大部分與政治有關。其中中天基於尊重主關機關權責未提出訴願及裁罰確定案件只有5件,其他都還在行政訴願與訴訟中,說來5件的數字比三立還少,但聽證會上,NCC主持人及所請鑑定人,仍以中天裁罰過多作為指控中天的罪名,這和民間要惡意開除員工前的鋪墊像不像?

鑑定人提問完全外行

整個聽證會的流程,有如精心設計的演出,主持人與鑑定人似乎各自安排好了分工,論述方向完全一致,左打右攻陣勢完整。使用的是NCC提供的資料,而這些資料卻不曾先給被審判的中天一份,中天處於「盲測」狀態。這和司法程序上檢辯雙方各自提出論述,由公正中立的法官裁判完全不同。NCC帶著所請的鑑定人團隊對付中天,占了球員兼裁判的絕對優勢。有的鑑定人甚至提問完就走了,連中天的答覆也懶得聽,這樣早有定見的人還能公平鑑定嗎?中天的答覆不斷被打斷,難以暢所欲言,是程序上有意壓縮中天自我申辯的空間嗎?中天律師要求詢問鑑定人,第一位鑑定人回答第一個問題時,就接到條子,然後所有鑑定人都不再回答,改為日後書面答覆,這是在心虛什麼?一面倒的聽證算什麼公開、公平?

有些提問也完全是外行話,例如直播時老農口誤把「斤」與「噸」講錯了,中天2分鐘內立即更正,結果還是被罰,鑑定人說應查證後再直播,試問哪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可以規定政論節目必須「先審後播」?這完全是另類的「何不食肉糜」,連電視新聞頻道生態環境都不理解,又有什麼資格對電視台指手劃腳?還有人問中天新進記者的薪水是否過低,但只要高於基本薪資,私人企業的員工薪資全屬市場機制,這又有什麼好挑毛病的?

還有人問編審是否看過中天的每則新聞,彷彿沒全部被編審看過就是內控不力,完全不明白在新聞編採過程中,從記者到主管,都有一層一層具有新聞歷練的人考量過濾,比較重大或有法律顧慮的新聞才給編審審閱,否則一天那麼多則,開畫展、房屋漏水的新聞也要編審看,不要說編審過勞,工時恐怕也會違反《勞基法》。重點在新聞的呈現不是假新聞也不違法,中間的編輯過程屬編輯自主,外行人真的不必管太多。至於政論節目的來賓發言、新聞內容的比重、評論的觀點,都屬於新聞自由的範圍,說起來,也應是國家公器NCC所應該保障、而不是凌虐的。

電視台寒蟬效應已現

一番馬拉松詢問下來,顯然NCC完全沒證據把中天和「國家安全」掛上鉤。為「有線電視網路不具稀缺性,非經司法裁判不能予以剝奪」,這是憲法與民法的基本原則,行政權不能膨脹到可以對一家民營媒體抄家關台。現在聲援中天的多是紙媒,其他電視台默不作聲,因為存亡續絕都在NCC手上,寒蟬效應已經浮現。綠營對中天的頻道虎視眈眈,如果扶上其他電視台補位,想必將再添友綠聲音,台灣也差不多要成一言堂了。

當年威權時代思想箝制言論封閉,許多人耗盡心血生命爭取自由民主,才有了我們如今自由開放的家園。當權者若傷害言論與新聞自由,必然會成為歷史的罪人。行政院長蘇貞昌不只一次對NCC震怒,主委嚇得趕快下台,繼任者果然聽命辦事。但風向變了,新聞自由是多數共識,蘇貞昌已成為最新民調中民眾最反感政治人物。蘇院長趁早收回控制NCC的黑手,救救自己的聲望吧。

#中天 #NCC #新聞 #鑑定人 #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