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的不聽藍的、藍的不聽綠的;美國總統大選突顯了民主、共和兩黨的主張日益分歧;川普不理新冠;中共軍機不顧台灣人民感情照飛;更糟的是NCC破天荒公審電視新聞台,欲致中天於死地。難道「世界大同」要來了?大家追求世界上只存在一種聲音?

《星期日泰晤士報》暢銷書榜冠軍作者馬修.席德寫下了《叛逆者團隊:激發多元觀點,挑戰困難任務的工作組合》一書,台灣版即將在1月出版。書中指出,為什麼CIA的用人策略會在九一一招致災難性失敗?個人卓越凌駕於團體多元性的召募方式,導致CIA成為同質性極高(白人、男性、盎格魯撒克遜人、新教徒)的組織,對賓拉登恐攻恫嚇影片中已經震耳欲聾的暗示警訊卻視而不見。

為什麼由英國政治菁英組成的稅改團隊會催生出淪為笑柄的人頭稅?這一群菁英有專業,卻無法充分代表社會樣本,他們口中的鄰居只是住在8英里外的莊園豪宅。他們對稅務問題的認知只有冰山一隅,還自豪這是一次快速凝聚共識的合作。

為什麼由足球門外漢組成的技術團隊績效大勝專業顧問?英國男足接連6次在國際賽事的PK賽中敗北慘遭淘汰後,召募了一支由新創公司創辦人、教育家、橄欖球專家和自行車專家組成的技術顧問團隊,媒體原本笑稱:一名專業教練忘掉的足球知識,都比他們這一生學到的還多。但這支團隊最終利用了多元觀點,為英國男足大大的提升了比賽表現。

聰明團隊會變笨,被唱衰的團隊卻異軍突起,主要就是不能只有一種聲音、一種習慣、一種能力。在過去社會環境變化不大的世界裡,過去等於未來,當然只要同一種聲音,就能因應未來。但如今世界變化太快,未來不等於過去,只靠一種聲音已無法面對未來。叛逆觀點正可以驅動群體智慧,活絡多元面對問題的能力,達成一加一大於二的倍數綜效。

你是複製人,還是叛逆者?複製人團隊同質性高,觀點彼此複製、強化,最終背離事實而不自知,還自稱這是「向心力極強」的展現。

相形之下,叛逆者團隊,觀點具有挑戰性、能夠增強原有觀點,跟其他觀點結合,並激發誕生出新想法,集體智慧就能在不同聲音下產生。

要如何打造叛逆者團隊?首先要避免多元性的誤解。團隊需要的是「認知多元性」,但卻經常被誤解為「族群多元性」。

其次,多元觀點的表達管道要暢通。階級制度經常導致多元化的失能。一場著名的聖母峰山難(被拍攝成好萊塢電影《聖母峰》),就是因為領隊的無上權威勝過其他人,原本已嗅到危險即將來襲的其他團隊成員寧可選擇自我消音,也不想挑戰權威。

接著,讓叛逆者效應外溢至團隊之外。賈伯斯曾在辦公大樓中庭設立洗手間,各角落的員工必須離開座位、集中於此如廁,看似沒有效率,實則是創造員工閒談交流點子的機會。

一個從小被灌輸「白人優越主義」的極端分子,就是在大學不同族群同學間建立情誼、取得信任,才能轉變成為種族歧視家族中的叛逆者。一個接受中華文化的台灣,能更理解兩岸的差異。當我們更積極面向世界文明、國際局勢時,我們就更知道台灣的強與弱,以及生存競爭力。如果是這樣,我們還是藍的只看藍的媒體,綠的只聽綠的話嗎?這樣還能夠關中天嗎?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團隊 #叛逆者 #一種聲音 #觀點 #多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