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立委陳學聖在臉書發文,張貼去年12月NCC於總統大選期間所作的媒體調查,發現報導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新聞量最大的電視台,是三立新聞台,並不是中天新聞台。(截自陳學聖臉書/李侑珊台北傳真)
前立委陳學聖在臉書發文,張貼去年12月NCC於總統大選期間所作的媒體調查,發現報導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新聞量最大的電視台,是三立新聞台,並不是中天新聞台。(截自陳學聖臉書/李侑珊台北傳真)

既然新一代台灣人經常以「台灣非常民主」自豪,那麼,面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拿中天新聞台「報導新聞違規」有妨害國家安全等的理由說事,企圖藉著換照的機會,要把中天新聞台關掉的當口,我們應該告訴真正心存民主的台灣人,該關掉的是侵害新聞自由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而不是任何新聞台。

言論及新聞自由是民主的基石。全世界有關於新聞自由如何重要的經典名言很多。陳水扁曾在他總統任內的民國91年間,在他的「阿扁總統電子報」裡,引述美國開國元勳傑佛遜說的:「如果要我選擇,有政府而沒有媒體,或者有媒體而沒有政府,我將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來強調新聞自由對民主及人權保障的關鍵地位及重要性。

阿扁能對媒體及新聞自由有這樣的認識,不僅是因為他曾經歷過「美麗島雜誌」事件,或者他自己曾因為「蓬萊島雜誌」案件坐過牢,還因為阿扁深知,民進黨的整個發展史,從黨外一路到現在贏得中華民國的完全執政,就是一本新聞媒體自由與政府的衝撞史。

說來,民進黨之所以有今天,就是靠著新聞自由得天下。民進黨論得上檯面的先輩前賢,幾乎都是辦黨外雜誌闖天下。他們為了擺脫國民黨對黨外雜誌的打壓,透過各種社會運動,把所有能用來關掉黨外雜誌的法律及機關,逐步消除廢掉。

過去,國民黨政府用來審查新聞媒體內容,決定什麼內容新聞媒體可以刊登,什麼情況下可以停止報紙發行,關掉報社的法律或命令相當多。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出版法》。

在國民黨這些箝制出版物的法令下,黨外或民進黨人辦的雜誌,一家家的被關,一家家的又開。辦雜誌的人,被抓去關的不少,當然也有為此而失去生命的。當中最有名的,就是被民進黨政府奉為言論自由之父的鄭南榕。

就在民進黨人高舉言論及新聞由自的旗幟下,我們台灣這些箝制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法令,逐年的被廢止。民國88年元月,《出版法》成了最後一個被廢止的反新聞自由法律。台灣真正進入了媒體及新聞自由的新時代。

但沒想到,國民黨廢除了過去他們用來箝制新聞媒體自由的法律,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卻走回頭路,鑽漏洞,找碴子,想方設法透過「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手,要關掉中天新聞台。

依《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1條明示的,我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是為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精神,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而生。它應該是一個維護新聞媒體自由的機關,不是如東廠般為掌權者當媒體殺手的單位。

而現行的《衛星廣播電視法》,也是為促進衛星廣播電視健全發展,保障公眾視聽權益,維護視聽多元化而設。它不應該是一個審查新聞內容的法律,更不能決定新聞對錯是非。否則這個《衛廣法》又與過去廣受批判而廢止的《出版法》何異?

更何況,媒體的報導有無妨害國家安全,虛假模糊,連國安局長邱國正都認為是頂不能亂扣的大帽子,而拒絕派員介入中天新聞台審照的聽證會。

民主社會裡,自由媒體與政府本來就是對立的。而為了保障自由媒體不受政府侵害,禁止政府假藉、臆測或推斷妨害國家安全等的理由,壓制令它難堪的資訊及媒體,全世界新聞自由的準則,就是不容政府在任何時間,假藉任何議題或理由,以包括法律在內的任何形式,審查、限制及決定新聞內容。

從這個新聞自由的準則,我認為,中天新聞台被裁罰幾十次,裁罰金額破千萬元,不僅不應被視為撤照的因,反而應該被視為政府迫害及打壓新聞自由的果。如今「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拿這個錯誤的果,要去撤中天新聞台的執照,就是全世界新聞自由的大笑話。

#新聞自由 #媒體 #雜誌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中天新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