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ECFA辯論上,「台灣從世界走向中國,還是從中國走向世界」成為當時熱議問題。這個論題的背後,是外界看待全球化背景下中國崛起的兩種前景判斷:一種是中國大陸會逐漸融入以西方規則為主導的國際社會,另一種是中國大陸會在崛起中逐漸改變既有國際秩序。

轉眼間10年過去,跌宕起伏的全球化演變進程完全出乎世人意料,但大陸的持續穩定崛起卻是事實,中國大陸與國際秩序之間的關係之問,也逐漸明朗。在剛閉幕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上,北京領導層為今後5年發展藍圖的擘畫,很可能讓中國大陸成為今後一個時代「再全球化」的主導力量。

全球化在冷戰終結後進入高速發展期,以2001年中國大陸加入WTO為時間點,大陸全面參與以美國主導的全球化,憑藉低成本資源優勢成為「世界工廠」,建立起外貿、投資、消費的「三駕馬車」成長模式。2008年至2010年,世界先後經歷美國次貸危機和歐債危機,G20機制的建立、人民幣賦予IMF特別提款權,象徵大陸在全球化的地位大幅上升為規則參與者。

2010年至今的10年可謂全球化的「驚奇10年」,尤其是後5年先後經歷英國脫歐、川普上台、美中貿易戰與新冠疫情。從結構上來講,以美國和西方為主要推動力的全球化進程,已經陷入動力不足和衰竭期。這對大陸而言,既是嚴峻的挑戰,也暗藏了「百年未有大變局」的機遇。

十九屆五中全會以及「十四五規劃」就是在以上背景下產生,這次全會公報明確地表達出大陸深知「最關鍵的是辦好自己的事」。換言之,大陸只要繼續完善自身治理的短板和不足、構建高效法治開放的市場體系、加強核心科技創新能力,就有信心抓住這5年「窗口期」,掌控全球產業鏈的各個關鍵環節,變為世界經濟成長的核心引擎。 五中全會公報在總結「十三五」工作時提到,大陸「創新能力不適應高質量發展要求」,在「2035遠景目標」提到「關鍵核心技術取得重大突破」,並且使用一個段落來闡述創新在現代化建設全局的「核心地位」。結合中美貿易戰升級為「科技戰」後,大陸發現很多核心技術還受制於人,此次全會非常明顯地透露出了北京高層對大陸現有創新能力、核心技術能力存在不足的急迫感。

去年,中共政治局曾就「區塊鏈」技術進行集體學習,而今年大陸央行已經在深圳開始試點人民幣數位化(數位貨幣)。由於大陸的5G、網路基礎設施建設已走到世界前列,可以預見,大陸在「十四五」將重點推動國家主導的金融區塊鏈和數位貨幣建設,倡議全球央行組建數位貨幣聯盟,進而讓人民幣的數位化與國際化相結合。若數位人民幣成為國際流通貨幣,這對美元霸權的顛覆影響可想而知。

數位人民幣的國際化只是手段,根本上還要依靠大陸自身維持經濟成長勢頭。這在疫情持續困擾西方、大陸高效防疫並實現快速復甦的背景下,更能體現出大陸的底氣和優勢。北京深知,在全球疫情短期內無法平復的前提下,只有先保持經濟「內循環」全速運轉,才能驅動對外「雙循環」的經濟發展。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大陸 #全球化 #主導 #中國大陸 #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