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川普總統仍拒絕認輸,但勝負已無可逆轉,拜登將是下一任美國總統。台灣一大堆人緊張兮兮地預言,拜登未來必將維持對中國「強硬的政策」,然而,他們似乎至今仍不理解,今天美國弄得一塌糊塗,正是川普對中國無謂的強硬所致。過去4年,川普傾全力發動的中美全球對抗,事實證明,美國國家體質無法支撐這種對抗。川普敗選代表美國敗下陣來,而中國主導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則意味著順勢主導新世界的秩序。

從大歷史的角度來看,過去4年究竟發生了什麼?西方評論界多美中之爭定位在「民主」和「專政」的政治道德之爭。問題是,有誰會追求「專制」而捨棄「專制」呢?西方一開始就說自己是好人,別人是壞人,結論當然是壞人需要自我導正。這種定位其實是自我誤導,終至輸掉棋局。比較客觀的對比應該說,美國是個人主義的文化體質,中國是集體主義的文化體質,均是各自歷史條件中長期發展的產物。沒有絕對的好壞,端看外部環境的變遷以及自我完善的能力。

美式個人主義形成的民主自由,以及強大的創新能力,軟實力常表現在娛樂和消費文化。美式文化對世人的魅力是輕鬆愉快的享樂文化,雖然失之膚淺,但對好動活潑的年輕人特別有吸引力。然而,美式個人主義成功的前提是無限的物質供應和永遠的國力優勢。當中國以管理式的資本主義,在全球化大浪潮中攻城略地,攻占許多原屬美國的地盤,美國物質優勢大幅削弱,美式成功模式隨之動搖,從而觸發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催生出強硬派狂人川普。

川普重振美國的方案很簡單,指中國人是強盜小偷,然後一陣狂打,同時又不斷退出國際多邊組織,放棄國際領導的角色。然而矛盾是,川普崛起的背景是美國國力的衰退,川普必須嚴控內部以集中對付中國,必然與美國個人主義的社會體質發生衡突,於是川普同時對內外宣戰,結果就是今天的局面。

至於中國,從衰敗的清末救亡圖存,一路驅逐外敵壯大自我,依靠的是組織越來嚴密的政治、軍事、經濟和社會體系。「文革」達到集體主義的高峰,結果是封閉、暴力、貧窮等空前劫難。 隨後的反思與開放政策,讓中國逐步從谷底爬起。冷戰結束後,中國這艘大船在捲起陣陣大浪後,終於成功轉彎,並全速前進,展現的速度和威力震撼全球。此刻的中國,在管理式的政治、經濟、軍事和社會,與自由市場、企業精神與個人自由之間,維持中國式的平衡,既保持犧牲個人之利以成全集體的精神,又保證集體之利最終可以公平地回饋到個人。

中國的國家體質中,個人的發揮會受到抑制,但卻能有效促成集體的安全與福祉。新冠肺炎疫情最為明顯,中國恢復地最快,在美國疫情跌落谷底,內部分崩離析時,中國卻沒有浪費一分鐘,悄悄地帶領區域經濟整合,顯示儘管承受美國無情打壓,中國仍然成功站穩腳步,頂住壓力,並且在美國跌倒在地時,以重建世界秩序的姿態,出面團結東亞各國,共促區域經濟發展,與美國內外一團混亂,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裡已預演了中國未來4年的全球角色,在拜登政府集中力量處理疫情和療癒政治內傷時,中國將以管理式體質,逐步鞏固擴大區域經濟合作,並在時機成熟時,加入安全的議題。中國不會有美國領導的華麗語言,不會有美國影響力強大的電影、主題樂園、流行音樂、快餐等等,甚至有一點無趣,但會以前後一貫的可靠方式,在紛亂不明的時代,讓世界更安全、更可期待。

#中國 #美國 #川普 #體質 #個人主義